ChristianDior馬戲大匯演

蘋果日報 2002/01/31 00:00


二○○二Dior春夏HauteCouture系列,JohnGalliano再度縱橫民族色彩的意念,顯示出天馬行空的概念,同時亦殘酷地挑戰女士的膽識。新裝的可穿性,是接近「零」巴仙。 記者LeungKamChing、ChanChiLam巴黎直擊
正式告別時裝界的大師聖羅蘭(YvesSaintLaurent),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曾說:「高級時裝業已死……我們都活在一個墮落和混亂的世界中……我感到傷感和孤獨。」寥寥數語,句句感人。
如果聖羅蘭以上的論據能打動人心的話,看畢ChristianDior最新春夏HauteCouture作品,的而且確是一個只有色彩,但滿目混亂的國度,再度叫人措手不及。

舞台富娛樂性
JohnGalliano加入Dior擔任總舵手以來,除了開首幾季緊守着「高貴是美麗」的格言,往後的日子,他持續把高級時裝與街頭文化融會一起的駭俗之作,都受到國際時裝傳媒大肆抨擊。
二○○二春夏ChristianDiorHauteCouture,先說show的表達模式,是比任何國慶表演、大型運動開幕禮更可觀,集合日式陣太鼓、中國舞獅、柔軟體操、絲帶舞表演於一身,娛樂性達到百分百,令人忘了是置身於fashionshow之中。
服裝則集俄國、中國、中東及日本民族素材,意料之內有繽紛繚亂不過的色彩,但服裝的剪裁呢?完全欠奉,只適合於大漠高原馳騁的棉被狀、毛氈狀新裝,完全沒有線條美可言。
還有新意不再的強悍militarydetails,一次過傾瀉的壓力,洶湧而至,但實在與馬戲團的戲服太過類似,難以與殿堂的HauteCouture相提並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