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點解乞人憎(二) - 鄧達智

蘋果日報 2008/06/08 00:00


新宿站西口大牌檔特區「思出橫丁」炭火串燒店「寶來家」在問明我們一眾非日本人之後回應,並非直接恕不招待,而是當着三分一空位的店子說沒有位子。這件事迅速成為心口一塊石,在可算禮義之邦的日本鮮有聽聞。
轉到巷子另一邊求其進入另一串燒店,之前曾經過見女侍應一串日語一串韓語再來一串國語招徠,跟印象中這方十二分地道街坊有極大差異才避開過門不入。夜漸深,人人胃鳴,吃了再算。更谷氣:點了全店最貴兩組套串另加啤酒三瓶,埋單竟然另收最低消費補底,又是另一在日本鮮見現象。理論?派出與深圳賤吧侍應女同模樣迷你裙華女,一開口幾乎問候家母……想起才仔語告:歌舞伎町今非昔比,湖南幫滲透,你家小朋友太夜還是少流連的好……
這些東京街頭小檔過去友善熱情溫暖的氣氛,大概在幫派鬥爭中氣質大變,又或小戶小家的家庭式店子已成新幫派新集團旗下分子,生存有癌,能堅持的一些店子便將烏氣發到我們這些異族的同胞身上。大量中國及香港遊客,帶着我們平素太普通的品行遊埠,擘大嗓門高聲談論,隨時隨地向着手機大喊,粗魯、醜陋、衣飾不應景不合時……相對使用各式繁複規矩無限期地將民族性提高,國民面貌優化的日本,我們絕大部份中國人只不過擁有豐富的旅費,而非帶着一種國際化品行與角度去旅行,反而在消費之餘,去到邊被當地人憎到邊。
以上見解在我離開日本取道大阪關西機場時更十分深切地體會;首先三個操普通話阿姨在免稅店選購比較買Dior、Fendi還是LV手袋而冒起噪音分貝爆棚。下去是四五個操閩南語台客在土產店你搶我奪。然後是五、六個香港肥師奶及阿伯為如何用去餘下五百洋以極壯闊聲量商量,我走進兩重門內的廁所出恭,可那噪音依然在耳邊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