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人獸交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7/05/15 00:00


中大校長就情色二級風波請學生反思,別辜負社會和家長對他們的期望。這是大家長慣性教訓後輩的典型口吻,苦口婆心,對事不對人,只要閉門思過,洗心革面,聽教聽話,日子就會好過。
校長以為自己是溫總,這是他的權力慾高危性幻想,校外人無謂深究。可是,學生不是乖乖合腿挺腰危坐聽寶訓的曾特首,學生入中大,無論玩新生和辦情色版的出位行徑,都不必向中央「述職」,也不需要溫總欽許。雖然學生受納稅人「供讀」,佔便宜在校園象牙塔快活四年,不過他們也不是沒付出的,考試壓力不少之外,每天得面對像校長和五人調查委員會那樣子的權力集團,被迫接受他們溫總式的馴服催眠。搞異見的下場必然是,扣上「考慮開除學籍」的死亡手鐐。上訴的途徑很窄,除非像今次的情色風暴,各方聲援學生,校方自知理虧,辣手懲處未必能如期進行。好彩事件鬧大,否則待校方專制踢學生出校後事件才曝光的話,中大校譽肯定重創,校長和校方形象完全中南海化,只會讓社會和家長不安,比起學生報裏頭人獸交的問卷調查惡心得多。
香港這個吹噓出來的亞洲國際都會,性幻想離不開金權的佔有爭奪。最想跟咩動物發生關係?學生好naive啊,人獸交冇咩着數,精明能幹者,必然揀最高級最有銀用的人(植物人或者死人都照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