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甦醒的感覺真好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07/27 00:00


接受割除子宮纖維瘤手術,麻醉後我把自己完全交託婦科醫生和麻醉師,所以手術期間所發生的事都是醫生告訴我的。
麻醉藥過後慢慢甦醒,矇矓中看到丈夫和好朋友站在病床旁,那時第一個想法是:我應該尚在人世!
我是那種抗拒渾噩感覺的理性型,努力的掙扎,要盡快恢復意識。醫生告訴我:「手術完成了,不過做了三小時零四十五分鐘。」
還記得醫生說過,一般切除子宮瘤的手術大概只需兩小時。
醫生繼續說:「開了刀後我們發現你的那個『大魔頭』(指我那十多厘米直徑的瘤)黐住了腸、肝、膽和背脊,所以中途打過電話上來跟你先生商量,要找多一位外科醫生,也要在較高的位置多開一刀,才能安全分割纖維瘤,現在弄妥了,只是不幸地多了一個傷口。」
我身體迷糊,意識卻清醒到不得了,口說:「我不介意那傷口。」心想:希望那個外科醫生不會太貴吧!
說的和想的都真心,合乎一個賢妻良母(師奶)的心理狀況。
如果醫學不昌明,相信我的命早就在生孩子時已不保,我的結論還是「感恩」。
後來,好朋友告訴我,當手術做到中途我老公接到醫生電話,有人眼濕濕。不過我問他,他矢口否認。
有人擔心自己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