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新一代橋王谷德昭:我有權行運

蘋果日報 2002/01/22 00:00


谷德昭一向給人的感覺是快,說話快、度「橋」快、上位快、轉數更快,身兼十數職,仍然游刃有餘。這一切的成功,全靠他所講的Creative,我們所講的「橋」;訪問這位新一代「橋王」,自然要他透露一下他的絕世好橋。答案一是運氣、二是勤力,這兩條舊無可舊的殘橋。登時噓聲四起。但他仍氣定神閒地說:「可以Work得咁耐嘅橋,唔係舊,係叫Classic。」收到!

記者:朱文俊 
攝影:黃子偉
簡單就是美
谷德昭入主嘉禾電影部之後,第一套執導作品《嫁個有錢人》,已經接近完成階段,今次這齣戲的大橋,仍然是離不開窮家女,希望嫁個有錢人,這條粵語殘片中的殘橋,對比起谷德昭成名作《呆佬拜壽》、《大內密探零零發》而言,這齣戲的橋好像遜色一點。
對此,谷德昭有另一套見解:「首先我唔覺得呢條係舊橋,乜嘢叫做舊?一啲我哋唔要嘅嘢就叫做舊,例如,舊衫、舊鞋、舊書等等,好似呢條用咗無數次,由最早《灰姑娘》到《PrettyWoman》都用緊嘅橋,我就稱之為Classic,而且條橋一定係Work,先可以翻炒無數次,好似《灰姑娘》咁,原著除咗有幾位非常精采嘅奸角之外,最令人興奮同埋百看不厭嘅,都係主角最後嫁咗個有錢人,所以今次我哋個戲名,就非常直接叫做《嫁個有錢人》。
「睇落好似好簡單,其實都度咗好耐先決定用呢條橋。喺我眼中,一條好嘅電影橋係唔需要太複雜,唔好等啲觀眾,睇咗成粒鐘,都未知你想點,好似我之前拍《呆佬拜壽》咁,就係一條簡單到唔恨嘅橋,當然我講緊嘅係一般劇情片種,去到《七宗罪》等懸疑片又另當別論。」
窮小子有運行
由九一年入行,跟高志森做編劇,由副導演到今日接管嘉禾電影部,谷德昭用嘅係另一條橋,係另一條在無數電影出現過的,窮小子由一無所有,到發奮圖強,成為天之驕子的發達上位橋。
「我入行嘅時候,我二家姐(谷薇麗)同我講,呢行好現實,能夠有好結果嘅,一千人裏面先有一個。所以我每次要做一件事時,我都會出盡力去做,因為我驚冇下一次。而要成就一件事情成功,運氣係好重要祈,不過就有啲人有權行運,有啲人就無權行運咁解。
「有啲人你點睇佢都無可能行運,做嘢求其,遲到早退,從來唔預備。但係我就覺得我有權行運,因為我好勤力,有唔識嘅嘢我會去問;有唔識嘅嘢,有機會我都會去做。所以有機會嘅時候,我就有機會踏上一步,個天係會睇吓,究竟你做好準備未,先決定畀唔畀你行運。
蔡瀾影響
「但當然,你想喺運氣嚟之前做好準備,都要有好嘅老師指導,所以我唔會放過任何一個向成功人士學習嘅機會,有時佢哋同你講一句說話,就已經終身受用,因為佢哋同得你講嘅嘢,好多時係經過千錘百煉、係幾十年來嘅領會,如果可以吸收得到,走少好多冤枉路。好似我睇過大部分蔡瀾嘅書,佢對工作嘅尊重,對身邊事物嘅欣賞,呢一切對我嘅人生觀有好大影響。」
最緊要好玩
身為跨媒體傳媒人,谷德昭對不同身分有不同領會。他認為:「要成功做一樣嘢,一定要度條橋,令嗰樣事變得有趣,做每一樣事,最緊要睇吓好唔好玩,尤其係長時間工作,好玩一定係第一考慮因素,其次就係酬勞。
「做導演滿足感最大,壓力亦最大,一開鏡就乜都關你事;好似今次去米蘭外景,完全無機會行街。但係你會覺得自己好似一個將軍,簡直就係威!
「做編劇就最飄逸,完全可以天馬行空。試過有一次,有個編劇寫咗場戲,一開始淨係寫咗四個字『拉開旗海』,導演睇完之後,『嘩!』一聲問『點拍呀?千軍萬馬大場面呀?』而且,到套戲開嘅時候,只係跟吓場,同啲演員玩吓,根本無乜嘢做。
「做演員就最正,基本上去到拍攝場地,可以做嘅嘢唔多,所以拍《戀戰沖繩》期間,日日去沙灘游水,曬到甩皮,幾正呀!」
「做電台就最FreeHand,收穫好大,其中有一次俞琤同我講,紅館演唱會,每場有一萬人睇;𠵱家你個節目,每次有二十萬人聽,你點可以令呢二十萬人留低?留到,你就本事!
「寫飲食專欄就好好玩,有時啲讀者E-mail啲感想過嚟,同我嘅諗法係一模一樣;又有時啲讀者睇完我篇稿,跟住去食,發覺唔掂,我又會將佢嘅意見,轉介畀間食肆睇,大家有咗溝通,好似突然多咗好多朋友,有種相識滿天下嘅感覺。好得!但其實做呢幾瓣嘢都離唔開創作,所以最好玩嘅嘢,就係創作本身。」
造就橋王
入行以來,谷德昭認為成功除了運氣、勤力外,朋友對他的啟發亦佔有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其中幾位對他而言,更是亦師亦友關係。談到這話題,他亦不禁認真起來,而每一個朋友,在不同的時候,分別提供不同的橋給他。間接造就了他「橋王」之名。
「高志森幫我打好創作劇本基礎,佢係一個全面電影人,畀我有好大自由度,等我喺拍攝《家有囍事》嘅時候,直接同當時一班一級演員溝通,然後同我講:『如果你今日可以同呢班演員溝通得好,以後,喺香港,無其他演員可以難到你。』
「然後就係我認為係喜劇泰斗的周星馳,星仔好識得去引導演員,你淨係睇黃一飛去到佢手上,同喺其他人手上嘅變化,就會明我講乜,而且佢對每一個鏡頭嗰種追求同執着,對我影響好大,一個鏡頭拍唔好,佢可以不停咁拍,拍到滿意為止,當然,有錢拍都係一個好重要因素。
「除咗俞琤,另一個對我做電台節目有幫助嘅係陳輝虹,佢教識我要做好一個節目,之前要做啲乜嘢準備工夫,同埋做一個成功節目,要有啲乜嘢元素。重有其他好多人,例如楚原叔、修哥等等前輩,都教咗我唔少嘢,所以,要成功真係要做好準備!」谷德昭語重心長地說。
後記:
三十多歲人已到達事業第一個高峯,理應躊躇滿志,但在訪問期間,谷德昭竟突然爆了句:「我三十三歲時,已經同自己講,我呢種人好易老來窮,所以𠵱家開始會為自己打算一下!」說時,原本嘻哈神情,變得莊嚴。神情亦有點神化起來。「橋王」用「橋」實在非比尋常。

谷德昭入行經過:
讀中學時已經常跟二家姐谷薇麗回金公主電影公司,認識到當時一班電影工作者,如徐克、曾志偉等。
於加拿大溫哥華西門菲沙大學(SimonFraserUniversity)主修傳理系,副修經濟。畢業後,便跟高志森編劇及擔任副導演工作。首次執導為九五年《呆佬拜壽》,現為嘉禾電影製作部營運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