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循序漸進含笑上路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4/01/10 00:00


基本法四大護法之首的「燒壞胃」同志解話循序漸進:九七年四百人選舉團喊票式選出特首,○二年舉手機器增至八百人;到第三屆二○○七年,就要普選一人一票,這不是循序漸進!如果是這樣,當年我們幹麼不寫在基本法內?
中方講的循序漸進,跟董特首強調的與時並進一樣,是地球與火星之間的行星距離。循序漸進四字真言,是一個天文謎。謎面謎底在四大護法掌握中,香港市民沒法透過一千二百萬高象素解讀鏡頭觀看。眼前是一片漆黑,摸不清石塊,看不透有沒有水源,不確定有冇生物。這樣單靠想像,對前景盲目靠估,就是循序漸進。那個序,醉貓都明白,循的不是你以為那一套。寫手也不是像曾司長這些自稱「飲香港水、流香港血」的土著。寫序的人,正是宣讀香港民主悼詞的同一批人。悼文規定,香港人得一步一步,在高度自治的超渡誦經七日七夜法事中,含笑上路,邁向自己的民主葬禮。風光大葬遲早會來,但得凌駕在兩制之上的治喪委員會檢討,達成三方共識,才有個不違反基本法的死法。
田少爺說,香港○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話,經濟會衰幾年。衰收尾,死無全屍,這些都是市民耳熟能詳聽到慣的流年預測。怕衰就只能夠循序漸進,等到有朝一日,夕陽西下,你們跟自己的普選夢推入深切治療部,醫生拔去政改的維生儀器,讓你擁抱住一人一票的壽衣,在地府接收陽間燒過來的紙紮選票和民選特首……此時你大喝一聲「你放火燒乜?」想要踩熄火頭,火焰卻沒有聽話循序漸進,你想跳出棺材車,已然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