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做人阿媽更艱難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朋友有兩個孩子,這個冬天第三個孩子也要出生了,她還是他他條條的,不像「困身」媽咪。當她問我,什麼時間是自己的私人時段時,我霎時啞口無言。
左鄰右里做證,平日見我們七上八落騰雞地照顧孩子,兩個老餅七手八腳,自忖僅僅滿足到孩子的需要,哪裏還能騰得出私人時間啊。應付家裏這個百厭星,每天都像在勞改營服役,假如有私人時間,肯定有幾分鐘是想着自殺的!像寫這篇稿之前的個半小時,阿仔不斷從新置的juniorbed走上走落,這天,他告別睡了26個月的嬰兒床,擺脫了安全圍欄的枷鎖,終於可以把床仔當成無掩雞籠,自出自入了。到了睡眠時間,他哪裏肯安份就寢,一搞就是個半鐘頭,到睏得腳步浮浮像喝了兩個round的酒鬼,才勉強就範,拖我埋床邊陪睡。十一點半才願上床的兩歲人仔,肯定三更半夜還會再搞一趟的,簡直想政治迫害老骨頭阿媽。唉,見鬼的私人時間,我連做夢也是有頭無尾的,阿仔是擾人清夢的熟手,惟有潛意識裏暗中訓練自己,做夢也要高速的,趕緊編個極短篇的夢,刪減對白到近乎默劇的。夢裏不必言語,只要任人抱枕痛哭,旨在解慰人在江湖的疲累老媽。
上一輩說做人新抱甚艱難,不,做人阿媽更大鑊。你家婆幾惡頂都好,斷估不會半夜摸入房,夾硬睡在你和老公中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