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世道人生:前所未見的蠻不講理 - 李怡

蘋果日報 2019/06/03 02:20

世道人生美國香港中國立法會法治法律傳媒貪污張建宗林鄭中共法庭引渡李家超司法逃犯條例鄭若驊孟晚舟

在幾乎全世界都反對、說不出任何團體支持的情況下,「送中三人組」林鄭、鄭若驊、李家超的辯解就是所有外國政府、議員、駐港領事和香港法律界、新聞界對送中條例「不了解」「被誤導」「過慮」。

假定他們的說法是真的,修例如此難以了解,連大律師公會12位前任和現任主席都不了解,連上訴庭前副庭長都不明白的話,那麼三人組說送中有法庭把關,那些不明白條例的法官如何把關?

世界上任何學問,除了自然科學尖端理論之外,一般哲學、社會科學知識,包括法律條文,如果不能夠用一般人都明白的語言表達,讓普通人明白,實際上很可能是提出有關知識或條文的人自己都不清楚不明白。文明社會審案設陪審員制度,就是相信普通人用普通常識都能夠對複雜案件作判決。

事實上,真正不了解修例的,就是「送中三人組」。他們只知道中共急不及待的逼特區政府提出修例,卻不知道中共的真正目的。林鄭拿台灣過橋,這說法已經破產。說甚麼補「漏洞」,甚麼健全法治,都是硬銷的歪理。既要健全法治,何以拒絕大律師公會到立法會討論?何以拒絕同陳景生大狀討論?既說法律界不了解何以又拒絕向他們解釋?

三人組說不出一點稍具說服力的道理,官員與建制派已顯示前所未見的蠻不講理,他們只想霸王硬上弓,盡快依仗多數暴力強行通過。

現在社會有各種猜測,有說因為中共缺錢,發窮惡,想把大陸權貴「走資」到香港的錢,藉送中例強劫回去;有從張建宗指「修訂已涉地緣政治」、「涉國際政治因素」,而猜測與孟晚舟案、中美貿易戰有關,是利用香港反制美國:你抓我的人,我以後也會抓你在香港活動的記者、商人。中共基於甚麼動機,無人確實得知。

真正了解送中例的,是具有正常認知的法律界、新聞界及一般市民。中國如何「依法治國」已經有太多例子了。

香港和世界文明地區的法庭判決,或判有罪或判無罪,但在中國法庭,基本上是沒有判無罪的。在實行普通法地區,無罪判決率一般在20%左右。中國最高法院的工作報告顯示,2015年全國無罪判決率為0.084%,即每萬名被告人中,約有八人判無罪。如果排除了民事案件的無罪裁決,只限刑事案件,那麼中國的無罪判決率就趨近於零。「逃犯」送中的結果,就是100%會定罪。

鄭若驊說,相關人士在大陸若覺得司法不公,可以提出申訴。鄭若驊可以在大陸近70年的法庭案件中,舉出一個上訴成功脫罪的例子嗎?我的印象是沒有。但上訴卻遭發回重審反而被重判的例子倒有現成一個,就是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後,今年1月加拿大公民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就走私冰毒上訴,法庭將去年判15年的刑期,改判死刑。美國法學教授Donald Clarke說,「我以前也見過在我看來不公正的案件,但想不起來任何一個案件如此明顯與被告的有罪或無罪無關。」

這就是香港一般市民都了解的中國司法,以及為甚麼特府要訂送中條例——就是直接將大陸的政治代替司法的暴政架到香港700萬市民頭上。它跟法律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就像Schellenberg案的重判與有罪無罪無關一樣。這是徹頭徹尾的政治事件。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