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一級風流】新加坡英式貴氣酒店 大師級建築如住進熱帶雨林(LY)

蘋果日報 2019/06/03 15:00

新加坡旅遊酒店建築investMAN一級風流

上年,當大家歷史性地見證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北韓(朝鮮)領袖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時,大家只注意兩人會面內容,卻沒注意到他們見面的酒店Capella Singapore(嘉佩樂酒店),其實大有文章。這間位於新加坡聖陶沙、處於山丘上的建築物,地理優越,不易直達,私隱度高,是喜歡休靜的人最理想的度假酒店,這也是兩位政要考慮見面因素之一。
但我最初入住這所酒店,是因為其建築。建築是構築一個城市的靈魂,尤其是近年,頂級的酒店再不以千篇一律的建築模式來讓住客悶得出鳥來;那次,我因為建築之情,走進曾興建香港匯豐銀行總行的建築大師——Sir Norman Foster的英式貴氣建築入面,忘卻時空,感受那英式殖民地建築風情。度假,本該這樣。
英軍俱樂部
情懷,是靠時間積累出來的。有前瞻性的,能保留眼前的時代建築,那將來,下一代才有百年大樓欣賞。懂得保留歷史的城市,總比較有趣耐看;更高層次的是,懂得處理新舊的城市,就更惹人好感。Capella酒店由Sir Norman Foster主理新舊交融的新翼及主樓,便是時間相容的好例子。當你開車進入酒店範圍時,主樓是充滿英國殖民地色彩的建築,說穿了,Capella酒店以兩座建於1880 年的前英軍駐新加坡俱樂部為主體,而Sir Norman Foster主要打造酒店的新翼,但他保留了舊翼那典型的殖民地建築(Colonial style),白色低矮的一座,留有長廊,造型典雅、優美、端莊帶貴氣。當日,「侵侵」與「肥恩」兩個握手場景就正正在長廊中間位置。
我入住的是新樓房間,當慢步走入新翼,是截然不同的時光隧道。Norman Foster的新翼恰好是個有趣的相反,新翼呈彎形,以紅啡色為主,現代感強烈,線條簡明。兩者造型沒一分相似,但兩座建築物卻和諧共處、相融相生;這是建築之妙,誰說建築經不起時間考驗。說舊,除了百年建築,在房間看出去,酒店裏的熱帶樹林也很吸引。整個度假村由30英畝的熱帶花園所環繞,內裏有60多種不同樹種如棕櫚樹、紅花緬梔樹等,以及數棵受保護的老樹。酒店內滿目青翠,老樹枝葉豐茂,體態宏大。露天泳池便建在巨大的森林前,老樹在水裏延續了漂亮的倒影。
熱帶雨林
房間的室內設計則由印尼著名的室內設計師Jaya Ibrahim負責。房間一如想像的舒適,聰明的設計師都懂得就地取材,最令我舒泰的是房間的巨大窗戶,對準那漂亮的樹林與繁忙的海景。一覺醒來,雙眼第一時間看到充滿生氣的畫面;久住在石屎森林的人,再沒有比這種熱帶雨林景致,更能令人充滿力量。今年暑假如到新加坡旅遊,我五星推介Capella酒店。
文:LY
資深編輯,健康第一,玩樂第二。多年鑽研車、酒、錶玩意。
圖:大渡宣彰
investMAN
For People of Style & Substance
掌握理財智慧 感受生活品味
http://facebook.com/investMAN.hk
empty
酒店房間配備巨型窗戶,窗外風光便是室內最好的裝飾品。
empty
嘉佩樂酒店主樓大宅建築,歷史逾百年,前身是英軍駐新加坡俱樂部。
empty
Norman Foster設計的新翼,彎曲流線形,顏色熾烈,主樓的白色方正,形成強烈對比。
empty
泳池依山而建,像梯田似的,共有三層,與茂密的樹林為鄰。
empty
你沒看錯我也沒拍錯,酒店飼養了數隻孔雀,牠們隨處自由行走,那天走到我房間的露台上。我住三樓,不知牠是不是飛上來?
empty
因為尊重大自然,酒店近年更強調「拒吃魚翅」宗旨,中餐廳及酒席都不再有這道菜,實行為保育出一分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