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蘋人誌:三人五足挑戰極限 
港刀片跑手遠征南極

蘋果日報 2018/11/24 00:00


一個截肢者、一個退休護士加上一個律師,三個人五條腿,三年前勇闖智利阿塔卡馬沙漠,成功在250公里超級馬拉松賽事中奪得團體冠軍。今年11月,三人再合力「打大佬」,遠征四大極地馬拉松之首的南極。冰天雪地充滿未知之數,三人卻平常心應對,只因「三個人就有三倍開心」。就算是少了一條腿,又有何懼?
撰文:陳芷昕
攝影:王心義
empty
左起:翟文禮、馮錦雄和馮莊冰英自2015年一起完成智利阿塔卡馬沙漠超級馬拉松後,約定一起遠征南極參與終極賽事。
現年66歲的馮錦雄、61歲的馮莊冰英和45歲的翟文禮,11月18日從香港出發,在歷時40小時的航程中,先抵達新西蘭奧克蘭,再轉機飛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然後換乘內陸機往南飛3,250公里,最終抵達烏斯懷亞(Ushuaia)──這裏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距離南極不到1,000公里。甫從空中着地不久,23日三人聯同其餘48名來自各地的選手,一同坐上破冰船,從阿根廷口岸南行至南極洲。在船上的三日兩夜間,前人形容像置身洗衣機內,不斷地搖晃、打轉。之後,他們轉乘橡皮艇,登上南極冰川。着陸之日,已是26日──為期七天、長達250公里的馬拉松比賽正式開始。

沙漠跑中暑 「最辛苦係食咩嘔咩,連水都嘔出嚟。」
這一場南極馬拉松,是三人的三年之約。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分別有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塔卡馬沙漠、埃及撒哈拉沙漠及南極四個分站。對於已完成其餘三場極地賽事的翟文禮而言,只要再下一城便完成「大滿貫」,今次的南極賽事可謂意義非凡。只是,獨自上路不如三人同行,他開玩笑道:「今次我打大佬,我要掹埋佢哋一齊去送死陪葬。」

在旁的馮Sir和馮太也是氣定神閒,事關這已非兩人首次墮進翟律師的「圈套」。2015年,翟文禮決定參加智利馬拉松,並為香港的截肢者團體籌款,因而認識了香港截肢者體育會主席馮錦雄和其妻馮莊冰英。聊着聊着,竟意外發現這對年過半百的夫妻都是「跑得之人」。在山界人士眼中,馮Sir和馮太是最佳拍檔。因多年前的一場交通意外,馮Sir失去左腳小腿,卻「塞翁失馬」,得到當年照料他的護士莊冰英擔任其專屬「人肉枴杖」。夫唱婦隨走過半輩子,兩人改以跑步完成人生下半場──從10公里跑、半馬、全馬甚至是100公里的毅行山跑賽事,都難不到這對花甲夫婦。翟文禮於是萌生三人組隊參賽的念頭:「有冇興趣跟我一齊落火坑?」馮Sir和馮太毫無畏懼之餘,反像着了魔一樣:「我哋唔識擔心,好信任佢,就簽咗生死狀跟佢去。」三個人五條腿,從此組成了「5 Legs Never Quit」隊伍。

只是,既稱得上是「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又豈能倏忽而過?對於從未在香港以外地區參與馬拉松的馮Sir和馮太來說,在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上跑超級馬拉松的難度更是超乎想像。日夜橫跨50℃至0℃的溫差、高海拔上的稀薄空氣、加上乾熱焚風──跑手在這為期七天、長達250公里的嚴峻路段上,還需要邊跑邊背負十公斤重的糧餉和物資。這對健全跑手來說也是莫大挑戰,更何況是已屆高齡的截肢跑手?作為全場最大年紀和史上首位參加極地超級馬拉松的截肢選手,馮Sir甫於智利報到,已遭大會隨團的18名醫生緊緊包圍,再三檢查身體狀況。

比賽期間,翟文禮和馮太也不敢怠慢。大會規定,團隊中每一個成員不能相差超過50米。有比賽經驗的翟文禮通常走在最前端,提點身後的馮Sir和馮太不要「行差踏錯」;跑得較慢的馮太則殿後,也可以一邊觀察前方的馮Sir,以防意外發生。三人以平均約4至5公里時速,一日跑10小時,成功到達每段關卡,繼續賽事。

然而,作為截肢跑手,馮Sir需要比健全人士多付出三成體力。特別是走在滿是陡坡峭壁、怪石嶙峋的沙漠上,就更為吃力。經過沙丘,上一步又後退幾步,更要用手爬行;去到沼澤地,像走在「跪皮朱古力」之上,不時滑倒;有時稍一不慎踩空,整隻義肢更會馬上鬆掉。因此在比賽首日,馮Sir的義肢已然損耗。那是一隻C字形「刀片腳」,由碳纖維製作。雖是特別訂製的運動型義肢,在大漠上還是不勝負荷,只能自行加工,用強力膠黏貼好刀片上的鞋底,才能勉強繼續作賽。終於,到了第4天,體力不繼的馮Sir中暑了。「最辛苦係食咩嘔咩,連水都嘔出嚟」。在醫生不斷勸諫他退出比賽的同時,一向不輕易低頭的他也終於冒起放棄念頭。

危急關頭,馮太發揮「嚴妻」本領:「我睥住佢話:『你唔好話剪帶呀!我哋要繼續行㗎!咁辛苦走到嚟!』」不過高壓之餘,也不忘懷柔。當馮Sir在帳篷中休息時,馮太和翟文禮就充當貼心看護的角色,為他清理傷口、張羅食物。終於憑着一罐涼透心的汽水,令馮Sir回過神來,「一飲完就唔再嘔,當堂就去得,好似回魂丹!」當時是早上11時,大會規定,若晚於下午2時到達下一個關卡,團隊會被終止參賽資格。三人趕忙繼續上路,馮太和翟文禮甚至義不容辭,幫忙分擔馮Sir背包內的物資。最終他們更後來居上,成功在賽事中奪得團體冠軍。

也因為那場比賽,三人之間培養出超凡默契,本來與夫婦二人素昧平生的翟文禮,從此成為親密戰友:「自己一個人跑有氣咪跑快啲,冇氣咪hea啲,三個一齊就要協調,但好在可以互相扶持,完成時有人一齊分享喜悅,三個人就三倍開心!」有如上了癮一樣,三人相約再一同遠征南極。南極賽事絕對稱得上是「打大佬」級別,參賽者必須先完成四大極地賽事的其中兩個,才有資格報名。馮Sir和馮太於是在去年完成戈壁沙漠馬拉松,成功換取今年征戰南極的入場券。

empty
去年馮Sir與妻子完成戈壁沙漠馬拉松。
備物資煩惱 「有人話最緊要雪鏡,唔戴跑完一日就雪盲。」
只是,即使是已完成其餘三場沙漠極地賽的翟文禮,雖早向參加過南極賽事的「師兄」吸取經驗,南極之行仍然充滿未知數。「聽過好多人講,喺南極出汗會結冰,一結冰就會冷親自己。又好似話會一路跑、一路除衫,但又一路着返……」就連準備物資,也教人心煩。「到底我着一條褲定兩條褲好呢?我隻襪要防水定唔防水好呢?又有人話最緊要係雪鏡,話唔戴嘅話,跑完一日就會有雪盲」。

南極的嚴寒和茫茫風雪,已然讓不少人退避三舍,在雪地和冰面上跑步更是一大挑戰。「滑過雪嘅人就知,有雪橇或有滑板就好舒服,但就咁着住鞋行兩行,就想死咁㗎啦。一係就喺冰面上跣到攤攤腰,一係就踩落好深嘅雪,行都行唔到。到時仲要揹住10公斤重背囊跑,可以想像到係好攰」。尤其對馮Sir這個史上首位參與南極賽事的截肢選手來說,既無前車可鑑,他只能準備得更為妥善,甚至特地請矯形師為他設計一隻「南極專用」的新義肢。「刀片腳會由『大楷C』變成『細楷C』;唔再係貼塊鞋底上刀片,係直頭成隻鞋着入去。」這樣他就能在跑鞋外套上防滑鞋套和冰爪,以防刀片腳踩入厚雪後會被輕易「連根拔起」,但新義肢的彈性和柔韌度則較弱,跑起來可能會更加吃力。

外人看來,三人一次又一次地「自討苦吃」,但馮Sir卻享受其中:「辛苦一定會有,邊個唔辛苦?但跑到最高點時,完成到會好有滿足感。」馮太也巾幗不讓鬚眉,撂下豪言壯語:「唔好喺屋企睇電視、食薯片,舒舒服服又一日?但落得場,就要對自己有個交代,做個負責任嘅人,面對抓戰,克服困難。」自2005年持續跑了8年毅行者、再於2012年首次越級挑戰極地賽事的翟文禮,也認為自己因跑步而改變,「跑步前,我唔係一個特別有毅力嘅人,但𠵱家咁艱難嘅比賽都完成到,對家庭、事業、教育小朋友都有正面幫助。」
empty
比賽前,三人積極備戰。
三個人不只有三倍開心,他們更打算把喜悅分享予更多人。曾多次藉參加極地馬拉松為不同機構籌款的他們,今次也打算為正生書院和街跑少年籌款250萬港元,為香港教育出一分力。翟文禮說:「香港學童自殺率太高,我哋希望支持吓另類教育,令學生再企返起身。」馮Sir也希望能藉自身經驗鼓勵失意學生:「失去當然係唔開心,但可能得到嘅會更加多。曾經我覺得,有咩可怕得過我唔見咗隻腳呢?但𠵱家我覺得我好幸運,我得到太太,同埋學懂感恩、堅毅。當然好多人比我失去更多,但無論咩困難,都未必解決唔到。」

三人比賽前積極備戰,「不論南極定沙漠,講嚟講去都係體能兩隻字」。已經退休的馮Sir和馮太每日都會一同上山,以鍛煉四頭肌為主。平日忙於律師樓工作的翟文禮也歸隊,「我哋夜晚11點去鳳凰山行,玩到第二朝7點幾!」不過,對於南極賽事,他們還是平常心看待,「最緊要都係心態,250公里你想像唔到幾長,你越去想像,可能越辛苦。到時好好享受吓沿途風景,我哋帶去嘅食物、朱古力,咁7日好快就會過」。在旁的馮太也悄悄興奮地跟馮Sir說:「最後嗰日一定要喺南極游水!」
empty
馮Sir多年前因交通意外失去左腳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