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蘋果最終章︱記一些堆填區的美好

蘋果日報 2021/06/23 22:38

蘋果最終章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大樓位於將軍澳工業邨,鄰近堆填區,看地圖就知離市區好鬼遠。記者日常是要先在外面採訪,之後回公司打稿,住得遠的話,平時冇咩事都不太願回公司,尤其是如果當天要去大西北工作。回公司就要望實幾點有校巴出去,希望快點離開好去約人吃飯。
這幾天人人都不嫌遠,彷佛無論是哪個時空的蘋果人都回到大樓,留影敍舊處處人潮,中庭擺滿熱心讀者送來的物資放題,一箱箱蘋果、雞蛋、鎮痛貼、糕點、散水飯,據聞有些送禮物來的人曾是同事的受訪者。在最後的歲月裏風水輪流轉,由採訪別人變成被人採訪,感覺難受亦無言。
家父多年來都為了馬經買《蘋果日報》,自小有機會接觸這份報紙,小時候看副刊,中學時看娛樂版,大學畢業後第二年,竟然誤打誤撞入來做記者。一直都覺得5層樓高的蘋果大樓像個大觀園,入面不止在中庭種樹植草,還養雀養魚養龜,5樓有游泳池和健身室,黎老闆曾添置免費零食機、哈根牌雪糕、下午茶,目的是慰勞員工,這些我有幸參觀過Facebook公司才有的待遇,竟然就在自己的工作地點發生。雖然後來因為開銷太大cut咗。
又有一回在電梯口入𨋢,幫忙撳𨋢的竟然是黎老闆。有幾次在茶水間撞到張社長,互不相識他也會禮貌周周點個頭。農曆新年有次匆匆放工,突然有個人在走廊上叫住我,原來是老總羅偉光問我攞咗利是未。2019年風風火火的反修例運動,公司毫不猶豫助各同事添購頭盔、面罩、反光衣,只為大家在警民衝突日益嚴峻的槍林彈雨下,仍然安全為讀者直播最新消息。
沒有一間公司是完美,沒有人是完美,做員工會抱怨過公司架構龐大,有時要急的事慢吞吞,抱怨自己無晉升機會,抱怨上面常常做「膠事」,例如黎生要我們全體同事簽「質量是我的承諾」。原來一些玩笑,一些真話,要有人願意包容才可以笑落去、講下去。
《蘋果》消失於社會和香港的意義很多前輩說過,作為員工不多言,只想借這個版面記下一些堆填區點滴,分享一些這裏的美好。沒有香港人的支持,沒有《蘋果日報》。沒有《蘋果日報》,仍願各位堅守善念,做個好人,大家平安珍重。
港聞組記者 袁楚雙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