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考試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6/06/06 00:00


女兒學校考完了試,學生都鬆了一口氣,考完最後一課那天正好是星期五,於是一大班同學聚在一起,從A家到B家,從放學玩到深夜,以慶祝考試結束。
上學是很好玩的事情,但考試卻是免不了的心理負擔。做學生,十之八九願意回學校跟同學相處,但十之八九,都不願意考試。
我跟女兒說,你讀國際學校,平時功課已經很少了,比起家課堆如山的本地學校學生,已經很幸福,不要再埋怨考試。女兒說,平時功課少和期終要考試,是兩碼事,不能相提並論。
其實我也明白這個道理,我也怕考試,直到今天,發起噩夢來,我還會夢見自己在考中二程度的數學,嚇醒之後,還一額汗呢!
中國大陸的學生,要比香港學生辛苦得多。我認識的一些朋友,他們的孩子每天在家裏做功課要做到深夜,星期五晚上是最輕鬆的了,可以倒頭大睡,但這一睡的代價,就是星期六星期天全日做功課。我見過他們的苦況,做功課已做得不見天日一般。老師也神經病一樣,見到哪個學生放學在操場上打一會兒籃球,會馬上致電家長,要他們留意孩子夠不夠時間做功課。
做那麼多功課幹什麼?目的就是應付考試。去年在上海,正值初中生考完高中,電視台記者去訪問他們考完試後有什麼感想,他們在鏡頭前面,將所有的課本和功課撕得粉碎,好像從此就跟它們告別一樣。那情景是很震撼的,使每一個做過學生的人都身同感受,為那些考完試的學生吁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