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八間房 一隻手 - 林振強

蘋果日報 2002/01/22 00:00


對,人在逆境中,要多想開心事,才不致意志低沉,陽具低垂。
於是,我就幻想,要是我的住所突然膨脹了二十倍,突然多了八間房,我會如何利用這些房間呢?
無論是家居膨脹,或是陽具膨脹,都是一個教人亢奮的處境,我愈想愈高興!
哇!八間房,當然要留一間用來做睡房。即使自己可以睡地板,萬一異性朋友疲倦了,想上牀睡睡,也總得有個地方招呼人家吧。唔,萬一八位異性朋友同時疲倦了,怎算?總不能叫人家排隊輪流上一張牀吧,太小家了,和太淫賤了。嗯,看來,我需要把這八間房,全部規劃為睡房。當然,這只是以防萬一的措施,我從來沒有八位異性朋友,但,世事難料,人是會進步的。
不過,八個房間也劃為睡房,又好像嚴重妨礙了我的其他計劃。心目中,我常希望有這樣的八個房間:
不執房——我好怕執拾。這房間裏的東西,用後完全不用執!
沉思房——男人久不久需要獨坐沉思,才會進步。這房間將設在廚房內,雪櫃旁,酒吧和sushibar之側。
Roller房——我喜歡踩roller,可惜苦無技術,也苦無地方。
AV房——設備齊全的家庭影院,有齊5.1靚喇叭、汽水爆穀機等,看益智片和鹹片同樣震撼。想起就高興!
黑房——自從用了數碼攝影機,再不需要黑房沖曬菲林;但我仍然喜歡有間黑房,留作與白淨女人「依邑」用。
書房——這房間放置我的所有藏書。當然,我沒有甚麼藏書,所以這間房空空洞洞,或可用來做gym,或碌地沙。總之,我喜歡空洞的書房。
洞房——既然說起空洞,也許我需要一間洞房。
庫房——把任志剛的薪金,全部轉帳到這房間。哇,開心呀!
八間房,我實在太貪心了,還是收斂一下吧。其實,我的野心不大,我相信我會很快樂,只要可以緊握着一個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