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BuyMeASunday:小團圓 - 黃偉文

蘋果日報 2009/07/05 00:00


大前晚我在張愛玲家吃飯。
上海常德路195號常德公寓。
不過不是Eileen當年寫出《傾城之戀》的65室,或之前的51室,而是同一幢公寓樓下的2樓12室。
屋主孫先生有份廣告界的高職,所以這間名叫「家宴」的住家酒席,照理是只招待「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的,想要吃飯,請先和主人成為「朋友」。交友熱線13916085917。
就算這裏真的是某種變相的私房菜,也真服了屋主能想出這樣的點子。雖然我從來都不明白為甚麼fans們都愛去參觀偉大作者的故居?到底能在文豪們摸過的枱枱凳凳吸收甚麼靈氣?但既然我自己也是一聽到張愛玲三個字就嚷着要去的盲毛之一,也不便對這種不可理喻的粉絲行為下太狠的批判。
吹佢唔脹的是菜真正好吃,不是中南海國宴那種級數的山珍海錯,卻是地地道道的人民美味,而且屋主也真懂經營那種老上海風情(一開門見他穿Moncler已知非等閒之輩),舊傢俬中又適量搭配幾件(有人在我耳邊告訴我「很貴的!」的)當代中國藝術品,實在很適合我們這班張迷會的小團員到此來個小團圓。
家是心之所安
團圓,不一定要在家吧?
命水問題,令我有團圓感的地方,通常不是我自己的老家,不等於我的父母兄弟冷酷無情,係我啲朋友特別熱情熱血啫。
至於回家的感覺,我其實很好騙,給我適當的人,給我一個由我親手弄亂的地方,再給我辛勞的一天,只要門能鎖上,我是頗可以四海為家的。
很多酒店都強調能令住客「賓至如歸」,但人也有不想回家的日子吧,酒店有酒店的架勢好,例如一點超現實的小豪華,這樣才像放假嘛。
不要一味亂說要讓顧客有回家之感,當中牽涉的心思是很難達標的。
JIA那麼斗膽自封為「家」,我住進去時的確是懷着一種踢館感的,雖然偶像作者邁克先生高度讚揚,直情把香港那一間當了自己的屋企。
結果呢,我是服了,不用多舉一個例你就明:他們的入牆插蘇頭不但夠多,而且都在合理的地方(不是要你移開一個七噸的床頭牆,食了一面塵才叉得到手機的電),最妙的是每一個都是內置的萬國萬能插,不用你自己帶,甚至省得你去問frontdesk才有,其實這有幾貴幾難,偏偏這種每一間酒店都應該有的小體貼就是間間都冇,也抵他們才敢叫自己是JIA。
這裏還有一點好,附近就有最好吃的小楊生煎包分店,買了回酒店才吃時間溫度剛剛好,現場開動太滾燙太爆漿太危險太「論盡」。
empty
JIAShanghai:上海市靜安區南京西路931號
empty
[email protected]上海恒隆廣場
回「家」……「巴黎世」嗰個
對我來說上海最有團圓feel回家感的地方,使乜講,梗係shoppingmall啦。
00年初到貴境,人生路不熟,趁拍電影的一天假期去explore一下這個陌生城市,一個人跳上的士就叫司機車我去「最時髦的購物區」,結果他在徐家滙放低了我,那裏有最先進的電腦軟硬件賣。我不能說司機大哥誤解了我的指示。結果那天我下晝兩點已回到酒店房看DVD了。
04年再去參加DiorHomme的opening,才知道有恒隆廣場這麼偉大的地方,偉大到如果只得一個下午在上海,去完這裏可以搭夜機即走,而無憾。今天在這兒的I.T和Joyce那時甚至還未開的呢。
今次回去,有3大新發現:
1.上海人對國際名牌的愛,一個恒隆已不夠載了,已經瀉到左右隔籬了,例如對街的金鷹商場今年6月便開了間巨無霸Gucci。
2.不知是我上次粗心,還是制度真的改了,今次行恒隆廣場看見每間世界名牌的櫥窗,都硬性規定放一個阿加瀝膠牌出來──寫明該店是何國名牌,並附中文譯名。對,好睇過Window裏的貨品,因為許多名牌你都不知道他們的法定中文譯名吧?
3.在中國內地買名牌,通常為了補中在香港搶不到的熱門好貨,博它們在內地有賣剩,因為說款式,大部份的店都是香港的buyer入的,換言之都是你在香港見過的那盤貨,有少無多。價錢也一定比香港貴一截,那麼在大陸逛世界名店是不是多餘的呢,又唔係噃,也有同一牌子香港和內地的店是不同人開的,例如YSL的北京店是YSL開的,上海恒隆店卻是I.T開的,貨便有不同了,事實上上海和北京的I.T和香港carry的品牌不盡一樣,所以另有其可逛性。
但今天要介紹的,是上海的Balenciaga,這間直屬總公司的中國分店,今夏才悄悄開幕,由於不經過任何中介的代理者,所以定價和巴黎差不多,總之比香港平一截(我真的格過價的,同一個手袋在上海別的地方賣萬七,這兒只九千幾),以前聽說巴黎和上海是結了盟的姊妹城市,想不到親到買「巴黎世家」也有優惠。
甚麼與甚麼最後會「團圓」,往往出人意表。
empty
Balenciaga09A/W
估佢唔到呢?在亞洲買Balenciaga最便宜的地方,竟然是上海。
empty
此行趣味之一:當中幾多你知道?幾多你想過中文譯名竟是如此的?
本周甜品
是夜最團圓一幕:看誰坐了下來和我們一齊消夜?你睇佢笑得幾甜。
Textby 黃偉文
本欄逢星期日刊出
empty
empty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