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風雨難忘十七年 - 梁國雄

蘋果日報 2006/05/27 00:00


接受訪問之時,不少記者都會呈上例湯一道,問曰:「一生中有何難忘之事?」問者大概不曉觸景生情,睹物思人之理!人生恍如萬花之筒,歷史亦是長河一道,又豈能如考試之選擇題一樣,妄分軒輊?
若說難忘,自然由於難得,更由於難過!狂風暴雨之夜,幾萬人冒着九號風球之狂風,手裏執着遭風吹雨打而模糊一片之橫額紙牌,不顧濕透之寒而高呼吶喊,秩序井然,列成長長人龍,昂首挺胸行於馬路之上,目標一致走到跑馬地新華分社,不能不說是刻骨銘心,亦不可不算是驕人紀錄:
這一夜,就是1989年5月21日之夜,也就是17年前今日之難忘經驗!是什麼力量,將這幾萬人弄得如痴如醉,冒生命之險去示威,去抗議,去凝聚一次歷史創舉,去打造這集體烙印?是良知,是激情!是遠自千里外的北京同胞的無畏無私!啊,更確切地說,乃是一黨專制之冷血無情、窮兇極惡!1989年5月19日晚上,中共黨、政、軍三方合流,召開了特別大會,宣佈了北京局部戒嚴,將發動自4月的學潮,以至後來的愛國民主運動誣黑為全面動亂!亮出了躍躍欲試的屠刀,駛來了延綿不盡的坦克:上萬名大學生集體絕食施諫,以死的權利爭取生的尊嚴,竟被打成「反革命」!公公婆婆徒手跪下,激於義憤攔截軍隊入城,換來的竟是一句軍令如山,民主、自由、人權,原來不過是統治者的一張手紙!政權狡詐若此,民眾如此可愛,親疏、愛恨,恍如白晝,港人如何袖手旁觀?這就是恍如魔法的動員令,造就了5.21的難忘風雨夜!
明天下午3時,維園出發遊行,紀念「八九六四」的鐵與火,為六四死難者爭公道,點少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