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熟 絡 - 古德明

蘋果日報 2016/12/08 00:00


中文大學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網頁有《奶奶到底是誰》一文,說廣東人講「普通話」有一缺點:「想不起恰當的普通話詞語,就用粵語詞代替。比如『我們那時候還不太熟絡』,這『熟絡』應作『熟悉』。」其實「不太熟絡」應改為「不大熟落」。「不太」這惡詞,我早已談過,現在只說「熟絡」。
「熟絡」不是粵語詞。中文有「熟落」這說法,本指花果熟而搖落。例如《大乘顯識經》卷下佛曰:「花熟落,其果乃現;身熟謝殞,業果方出。」把這「熟落」的意思引伸,就是「相熟」、「熟悉」。請看《燕子箋》第五回梅香論一幅男歡女愛圖:「這畫上兩個人,還是夫妻一對,還是秦樓楚館買笑追歡的?若是好人家,不該如此喬模喬樣的裝束;若是乍會的,又不該如此熟落。」《海上花列傳》第十六回李實夫再訪煙花女諸十全:「這回卻熟落了許多,與諸十全談談講講,甚是投機。」
安徽黃山書社《港臺語詞詞典》說:「熟落,同熟絡。」那是不知絡、落之別,更不知「熟落」不只是「港臺語詞」。
「熟落」誤變作「熟絡」,應是因為「絡」有「籠絡」含義,正如「麵包」誤變作「麵飽」,只因「飽」有「吃」的意思。而「絡」與「落」、「飽」與「包」,讀音也都相近,不少人因此望文生義。七月十七日,香港《文匯報》有《悼瑞明君》一文,作者說:「我們很快就熟絡投契,經常午飯後到古裝街散步聊天……」我真不知道「熟」怎麼可以「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