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六四30】攔截京廣鐵路「流氓犯」 胡敏:沒有回頭的路

蘋果日報 2019/06/03 00:04

六四30胡敏流氓罪湖南京廣鐵路岳陽

1989年6月4日北京屠城的消息全國傳開後,各地民眾的義憤在街頭爆發。時年25歲的湖南岳陽工人胡敏聽到消息後,顧不上新婚2個月的妻子,與其他支持者走到京廣鐵路卧軌靜坐、破壞岳陽市政府大門和牌子,最終一去不返。他被當局以「流氓罪」判囚終身。胡敏獲提早獲釋時,體重只有30多公斤,多年來只能打黑工、靠母親生活。
站在長滿雜草的廢棄鐵軌旁,55歲的胡敏臉頰有些凹陷,小眼睛,說話口氣很大,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勢。瘦削身子穿着黑色皮衣,頗有幾分浪子的味道。隔着一道低矮的圍牆,就是當年他攔截京廣鐵路的地點,如今有幾名工人在維修,機器發出轟轟轟的聲音。
30年前的6月7日晚上,胡敏與新婚妻子在京廣鐵路附近散步,黑壓壓的人群在鐵軌上擺放花圈、舉起標語靜坐,有回鄉的大學生講述北京鎮壓情形,群情洶湧。胡敏說:「工人、居民、熱血青年都在這裏,我當時也跟我老婆看了,就叫我老婆回去了。我跟了上去,就沒有回頭的路。」胡敏與衝動的人群一同將備用鐵軌抬上鐵路,又遊行至岳陽市政府,破壞大門,拆了牌子,最後換來了無期徒刑。
胡敏說:「庭審的法官說:『這是鄧小平的年代,要是在毛澤東的年代,早就把你槍斃了。你還去衝擊政府、喊反動口號呀。』我當時心想,判個無期還不如判個死刑,死了18年後又是1條好漢。」話說得輕鬆,可是當年兩老與妻子在庭上哭成淚人,着他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到了第2年,妻子難抵父母壓力,要求離婚。他說:「她說:『你要是判了十幾年,我還有盼頭你能回來,現在判無期,也不知何年哪月才有新生。』我也不想連累她,就在監獄辦(離婚)手續。」
此後,胡敏說牢獄的日子實在難過,做手工彩燈,每天一做15、16個小時;1年沖熱水涼最多1、2次,大寒天時凍水洗個臉、刷個牙便睡,還曾因營養不良等原因患肺結核。日子天天過,幾乎喪失時間的概念,「但這樣日子才好過,越想越痛苦」。
然而,出獄的日子是另類坐監。2001年,瘦成皮包骨的胡敏重回社會,體重只有30多公斤,他說:「我知道我有自由了,但人也報廢了,甚至連走路都走不穩,回到家上了樓就不下去了,因為下樓了我就上不來。有時候1、2個月才下樓1次」。
事隔多年,胡敏雖身體各方面已恢復,但至今仍靠打黑工和母親支撐生計,月入約1,000元人民幣(約1,135港元),他說:「沒有保險、沒有五金(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住房公積金),但買米、買油還是沒問題的。盡量的給我媽減少一點負擔,她也70多歲了。」
父親則早在2007年因肺癌過身,胡敏卻笑說:「是被我氣死的!」回顧過去,他認為監獄毁了他一生,最痛苦的事則是對不起父母,無法敬孝。至今孑然一身,只因不願牽連任何人。
《蘋果》記者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
empty
胡敏重回當年欄截京廣鐵路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