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iPodMini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4/04/29 00:00


在阿姆斯特丹住了幾天,就乘火車到巴黎去。入住香榭麗舍的喬治五世酒店。
聞名於世的旅館,哈,房間裏也沒有滾水煲,又把那個大TEFAL從行李中拿出來用。
歐洲的插蘇,是兩支釘並排的,之前已準備了一個更換器,但是方形,酒店中的插頭呈圓形,上面又有一支保險釘頂住,派不上用場,我這個水煲是在荷蘭買的,沒問題。
舊式電水煲連着插頭,裝水時一不小心弄濕,非常危險。這個新款的有個圓座,凸出一個頭來,水煲底部凹入,剛好接上,兩者都有一層塑膠包住,絕不漏電。
一開掣,就聽到沙沙聲,一點七公升的水不消一分鐘就煲滾,快捷方便。
從巴黎到鄉下的酒店,更沒有熱水器。這個水煲一直陪伴着我,返港之前才送了人。每次遇到收拾房間的女服務員,都搖頭咧嘴笑:「甚麼怪客人都看過,就是沒有一個帶着那麼大水煲旅行的!」
如果每天寫稿,記得東西詳細,是好事。但有時重看時覺得累贅,反而是返港後下筆好。忘記的細節,並不重要,文字更能簡潔。這次旅行寫了《慕扎醫生》和《波爾多之旅》,將發表在《壹週刊》上,這裏不去重複了。
良伴除了那個大水煲之外,就是iPodMini了。出發前由網上下載了十本小說,在火車上慢慢聽,從阿姆斯特丹到巴黎四小時;由巴黎到鄉下碧麗歌Perigord又是四小時,來回八個鐘,加起來是半天時間,不愁打發不了。
iPodMini生產後大受歡迎,美國本土已不夠賣,其他國家的人只聞其名,看到我拿出來聽,都虎視眈眈。本來我這個大頭鬼,不見東西是常事,也沒特別保管,但這次為了需要,用完了總是小心翼翼放進和尚袋中。連過夜,也要鎖入酒店的保險箱內,算是對得起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