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半 夜 - 李純恩

蘋果日報 2004/01/23 00:00


半夜一點半,樓下籃球場裏竟傳來拍球聲,一看,是兩個男孩在打球。
球場的燈已經熄了,黑呼呼的,兩個半大小子借着街外路燈透進球場的微光,一個攻一個守,玩得還挺起勁。籃球撞在水泥地上,迴音傳得老遠,夜深人靜時分,有些奇幻之感。
兩個男孩穿着T恤籃球褲,該是半夜睡不着覺,相約到球場玩一會兒。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紀,哪有白天黑夜之分。
在《成報》工作的時候,有一天梁家輝來找我。他說這是第二次到《成報》,第一次,還在讀中學的時候。
那時他住在北角邨,半夜睡不着,約了個同學出外聊天。街上已沒有行人,電車也停駛了,他們就坐在電車軌上,聊志向聊理想,天地間好像只有兩個人,那種感覺叫人難忘。然後他們沿着英皇道走,走到《成報》,見門口沒人看守,便走了進去,編輯部已下班了,聽見機器聲,就進了印刷廠,看着報紙印出來。
聽着籃球在水泥地上一下一下的撞擊聲,我就想起梁家輝說的這件事,也想起自己在那個年紀,半夜三更約了朋友外出遊蕩的往事。在那個對世界似明非明的年紀,最讓以後懷念的,就是「無牽無掛」的心境。雖然幼稚,雖然甚麼都不是,但對於人生來說,是多麼寶貴的一段時光。
這種經歷許多人都有,當時只覺好玩,直至人到中年,才在回想中珍惜起來。我伏在窗前,看看兩個男孩的夜半球賽,暗影中,好像見到了當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