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畢生難忘的親子旅遊 - 蕭煒春

蘋果日報 2013/07/05 05:20

悠遊芊陌

暑期旅行是我家每年的重點節目,國際學校的暑假來得早,七月中之前仍不算旺季,省下的機票、酒店附加費,差不多足夠我們旅程的食用了。趁着日圓貶值,今年我們鎖定前往大阪,京都、奈良,環球影城都在行程之列;小悠也自行上網找了好些關於Osaka、Kyoto、Nara的資料,以免自由行變成了只懂跟着媽媽這個領隊。旅行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不可測。跟團好、自由行好,明明計劃周詳,但總會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有時會碰到預期以外的美景、在街邊檔吃了行程中最可口的美食;當然也會有不好的導遊與的士司機。但大阪之行之所以令人畢生難忘,與當地風土人情都無關。
出發那天是星期天,我們一早到了機場,準備乘搭早上十時十分的航班,地勤小姐早有預備地說,因為航班爆滿,希望我們轉乘下午一時多的班機,每位乘客賠償一千元兼且升級往商務客位。小悠、小芊都沒坐過商務位,當作旅程一部份也不錯,於是立即就答應了。「小姐,你哋當中有位乘客護照過咗期。」晴天霹靂,我搶過來一看,OMG,原來小悠的護照有效期上月已屆滿。我因為今次旅程,特別查看過兩個大人的護照,因為不足半年期,還急急換了證,但兩個孩子的……印象中是剛換過啊!相信是因為小悠去年更換兒童身份證,搞亂了我的「印象」。作為家中的大管家,早習慣了一眼關七,但師奶也有疲累的時候呀,真是「鬼揞眼」。
意想不到的還有那四張生死與共的機票。我們即時召開家庭會議,小芊的反應最直接:「全部都唔去,一家人少了那一個都玩得不開心。」小悠很成熟,提出不如自己一人留在香港,「我一個人喺屋企玩乜都得㗎。」兩個大人往最實際的方向出發,決定我和小芊先走,小悠跟爸爸翌日往入境處求情。好容易得出一個方案,輪到航空公司反口了。原本同意我們分批出發的,在發現原來下一班航班也爆滿後,突然表示我們買的是四人同行機票,即是四人要同時出發和回程,任何一人不能同行,就全部要取消機位。「若出發了,其中一人在旅途中死了,其他人也不能上機返港?」小悠的爸爸勞氣地問了一個沒人回答的問題。
航空公司堅持要由出票的旅行社跟他們商討。我即時致電那間我們每次往日本也光顧的旅行社,接線生聽了無可奈何,說負責的同事十一時才上班,所以我們只能離開機場返家等電話。一家四口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我當然是最失落的一個。但最畢生難忘的,是家人一句指摘的說話也沒有,只是不斷安慰我這個平日一點小事也會大吵大鬧的媽媽。面對家人的體恤,除了感恩以外,我還可以說甚麼?
今趟也體驗了消費者權益之脆弱。出機票前,旅行社並沒有檢查護照,之後的跟進也相當敷衍。沒有人回覆電話,每次都要用13分鐘打通那條所謂的熱線,大發雷霆後才會有人在兩小時後回電。機票固然不能改,餘下的酒店房錢,一晚都不能退回。航空公司超賣不會受罰(聽聞七月中實施的新例會撥亂反正)、旅行社收錢後可以懶理售後服務;只有旅客,偶一不慎,畢生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