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不願破產的人 - 麥飛

蘋果日報 2002/01/15 00:00


看了很多破產的新聞和自白,很想說一個朋友的故事。
朋友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幾年,儲了一點錢,與大學相識的女朋友拍了幾年拖,準備買樓結婚,最終買下一個「上車」單位。那個時候,這是一個很正常的行為,沒有想過炒樓,沒有想過發達,只想有個家,就此而巳。但命運就像衝着他而來,早就布下一場風暴等待他,一夜之間,彷彿甚麼都失去,餘下的,只有一個老婆和一筆如山高的負債。在許多人求死解脫之際,他卻說:「我死了,我的家人怎算?我死了,便沒有機會享受成功,生命最精采之處,是那個未可預知的未來。苦的盡頭,一定是甜。」
在許許多多的「負資產」受害者都以破產以求解脫之際,他卻不願放棄。即使政府在這苦難時刻,用強積金變相扣他人工,要他「為未來打算」,他都寧願把一切開支減至最低,強積金難關總算頂住,可是緊隨而來的是減薪。減薪令他生活開始困難,除了上班以外,他謝絕一切活動,想盡辦法去節省開支。
雖然過着比破產人士更苦的生活,繼續堅持供樓,不是為了面子,只因為他相信:「欠債還錢,天公地道。銀行的錢不是搶回來,都是人家的錢,我就此破產太不負責任。」
雖然,很多人都說他「戇居」。
可惜,最後一切都白費心機。(破產故事.上)
《荒謬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