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何冠昌遺孀勒令杜絕是非
眾人封口讓阿梅走得安樂

蘋果日報 2004/01/10 00:00


梅艷芳雖已離世,但有關她的是非一天比一天多。阿梅生前契媽何冠昌遺孀對此相當難過,故勒令治喪委員會各人及阿梅生前各親友,包括梅媽,對是非封口,並要全心辦好喪禮,讓阿梅走得漂亮安樂。
自梅艷芳逝世後,有關其遺屬與生前好友的是非不斷,更有傳因此分成黨派,梅媽亦不止一次炮轟治喪委員會及阿梅生前經理人王敏慧,並謂會於阿梅出殯後盡爆多年委屈。
阿梅生前一向很敬重契媽何冠昌遺孀,更讓何太當其遺產委託人。據知痛錫阿梅的何太有見契女離世後仍是非不絕,相當難過,她連日來到靈堂打點後,終忍不住私下勒令治喪委員會各人、所有阿梅的徒弟與身邊人,包括梅媽對是非封口,免得是非愈演愈烈,並要大家全心為阿梅辦好喪禮,讓阿梅得到安息。

心煩氣躁
梅媽拒談財困傳聞
何冠昌遺孀在娛圈德高望重,她勒令封口後,昨日劉培基、王敏慧、何韻詩及蔡一智等都不接受任何訪問,連梅媽被問到經濟出現問題的傳聞時,也晦氣地表示不會再說話。
昨早何韻詩到殯儀館時一言不發,只與記者點頭示好,後來王敏慧到達時,被問到有指劉德華會於設靈日為阿梅梳頭,她無奈苦笑地否認。岑建勳與劉天蘭前後腳到場,二人都沒有停下說話,劉培基也一反之前大方常態,刻意低調,急步走入殯儀館,離去時又找來兩名保安護駕,不欲被採訪。
至下午梅媽到達時,對於有雜誌指她拖欠卡數及電費,梅媽皺着眉勞氣地說:「我唔會同你講㗎!」問到是否經濟出現問題,梅媽怒說:「都話唔會講咯。」至於有指阿梅遺失多隻名貴手表,梅媽耍手示意不要再問。而蔡一智及彭敬慈等阿梅徒弟,到達靈堂皆保持沉默,看來所有人都遵照何冠昌遺孀所說封口。
白色主調
四十桶鮮花已送到
對於梅艷芳的喪禮安排,治喪委員會昨日向傳媒發出通告,詳列後日阿梅「告別禮」的程序(見附表),並以「生命不在乎於長短,而是在於生命創造的內容擁有了甚麼!每天是否盡心盡力度過」,去形容阿梅的一生,又指阿梅「俠骨柔心、熱愛生命、真的性情、無私助人」,當日阿梅將在親友的祝禱中,完成塵世樂章。
而為阿梅布置靈堂花飾的JamesWong花舍,昨日己陸續收到阿梅所訂的花束,只見逾四十桶鮮花放滿店鋪外,包括有珍珠玫瑰、繡球花、滿天星、白玫瑰及百合,全以白色為主調,JamesWong還特製一個小台階,以絹布包着木箱,讓寧波車放置法器之用,JamesWong會於今天開始裝飾阿梅的遺照。

生前最愛
波鞋波衫便服陪葬
至於扶靈名單遲遲未公布人選,昨日岑建勳在電話中說:「未公布係因為有人未落實出唔出席到,有啲人唔喺香港,又未知趕唔趕得切嚟。」提到陪葬品,早前有歌迷提議將劉德華送給阿梅的碧咸簽名波衫作陪葬,岑建勳表示現不作考慮,他說:「陪葬都係啲四季衣裳,阿梅生前鍾意嘅靴、高踭鞋、波鞋波衫同便服皮褸咁囉。」
此外,亞視和鳳凰衞視都會於周一早上直播阿梅出殯的情況,亞視由當日早上十時五十五分開始直播,而鳳凰衞視的直播時間由早上十時半至中午十二時。
採訪、攝影:陳梅香、楊潔雯、戴彩煥
empty
劉培基與梅媽昨晚在九龍塘參與治喪委員會的會議後,二人拖手離去,以示友好。
empty
何冠昌遺孀勒令一眾人等對是非封口,讓阿梅走得漂亮安樂。
empty
岑建勳表示阿梅的陪葬品主要是其生前喜愛的衣物。
empty
王敏慧(左)與何韻詩(中)昨日一同封口。
empty
蔡一智(前)昨日也沉默地到靈堂為師傅上香。
empty
用作布置靈堂的逾四十桶鮮花,昨已放在花舍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