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尋回徐子淇USB手指 少年身世可憐
邦仔有願望考消防助人

蘋果日報 2009/08/17 00:00


【本報訊】早前拾獲USB手指交給本報並物歸原主徐子淇的邦仔,原來有一段可憐身世,他7歲父母離異,16歲開始半工讀養活自己,17歲開始晚晚向朋友借宿;恍如活在粵語殘片世界,有母親卻失去聯絡,有父親卻經常酗酒喊打喊殺,有家卻歸不得。但邦仔並無自暴自棄,他已報讀毅進計劃的消防課程,願望是做個消防員,救人,救自己。
記者:蔡元貴
現年18歲的邦仔成長於破碎家庭,父母早在他年幼時已離異,弟弟跟母親,他跟了父親。任職倉務員的父親一直沒有時間照顧邦仔,父母離婚後,邦仔先後住在姑姐、叔父等幾個親戚的家,每次都因為父親沒有支付生活費,被踢來踢去,直至沒有親友願意照顧,邦仔又重返父親的家,與繼母同住在沙田公屋。
避父虐打借宿朋友家
家境每下愈況,16歲開始,就讀中三的邦仔就要自力更生:「我老竇以前會畀錢我使,近年開始冇,佢欠人錢,被法庭判破產,我要自己搵錢照顧自己。」速遞、酒吧、麥當勞、日本料理、兒童遊戲機中心;中學未畢業,邦仔的工作履歷已相當豐富。放暑假的時候,邦仔日頭當速遞員,夜裏則在麥當勞工作,每天18小時。開學的日子,他就在餐廳任兼職,曾經在酒吧工作,晚晚凌晨2時收工,翌晨7時又要起床上課。
自食其力的邦仔未討得父親關愛,父親一年前開始經常酗酒:「老竇成日飲到醉晒返來,跟住喺度嘈,好多次瞓瞓吓覺被佢扯落床打。」自此邦仔四出求助朋友,於是幾位朋友輪流收留他,瞓梳化瞓地下,有瓦遮頭邦仔便滿足。
邦仔曾經求助學校社工,然後被轉介社會福利署,社署社工聽了邦仔申訴,與其父通完電話後這樣說:「你老竇話冇嘢喎!我哋人手唔係好夠,你個fileclosed咗喇。」他聽說天水圍有兒童之家可以入住,但社工以「好雜、成日有人打交、申請要好耐」多項理由游說他放棄申請。
遇上沒有人可以投靠,邦仔得硬着頭皮回家睡。數天前,邦仔回家途中,在公園看見父親與幾個阿叔喝得爛醉。父親看見他即大聲吆喝,邦仔慌忙逃跑,父親與幾個阿叔一邊追一邊大叫「斬×死你」。有家歸不得,邦仔向契媽潘女士求助,契媽暫時收容了他。
邦仔嘗試找母親求助,兩年前春節相見後已失去聯絡。去年他有天突然想念起媽媽,他聽說媽媽已搬到屯門,於是一個人去到屯門,在街市、商場、公園亂撞亂碰,可惜始終找不着。
empty
常受黑社會引誘的邦仔在危機中擺脫誘惑,契媽潘女士(左)讚他出污泥而不染。
抗拒黑社會利誘販毒
邦仔險些誤入歧途:「試過有friend畀啲K我試,又成日有黑社會大佬叫我跟佢做o靚,話有K有丸有可樂乜都有。」也有人找過他販運K仔,報酬每次500元,幸好邦仔一心考消防,知道底花了就無可能考政府工,一次又一次抵禦誘惑。邦仔現時報讀毅進計劃的消防課程,希望取得會考及格的同等學歷,報考消防員。
暫時收養邦仔的契媽潘女士,形容邦仔是出污泥而不染的好少年:「個社會咁複雜,佢都可以自強,冇學壞,我好欣賞佢。」她希望港府可以解決邦仔的住屋問題,別讓好孩子走上歧途。
empty
邦仔交給本報USB手指(小圖),內有大地產商恒基主席李兆基媳婦徐子淇的資料及照片。
資料圖片
特稿
窮小子有骨氣沒想過討錢
拾遺不昧的拾荒菲傭好心得好報,最終獲有心人垂青,高薪聘往加拿大打工;年輕的邦仔雖然窮得校服也沒錢買,卻同樣沒有「見錢開眼」,小伙子月初在街上拾到大地產商恒基兆業太子爺李家誠一家的USB手指,沒有伸手向富豪要錢,繼續默默打工,月底出糧就會趕買校服,為毅進計劃的消防課程做好準備。
聯絡本報交還
邦仔媽媽失蹤、父親酗酒,醉酒後就毒打他,年紀輕輕的他被迫投入社會工作,當日正是在某商店工作期間,獲一名小孩轉交一枚USB手指,說是父親在店內拾獲。
邦仔隨即聯絡本報,結果發現手指內藏有李家的生活照及短片,包括徐子淇與女兒的合照與影片、恒地主席李兆基的旅行相片等,粗略估計多逾千張,另外載有逾千人的地址和電話等個人資料,本報即晚把USB手指轉交恒基物歸原主,據悉該USB手指屬於恒基一名保安主任,並已遺失了多個月。
邦仔起初獲悉手指屬李家所有時十分驚訝,但從沒想過要向富豪討錢,「都冇乜點諗,都唔會咁做,都係幫人啫。」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