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利字當頭:2019年兩大未知數 - 利世民

蘋果日報 2018/12/20 05:20

利字當頭new利世民國際油價英國脫歐中美矛盾

行文之時,國際油價正在一年低位徘徊。這種現象,通常意味美國經濟景氣偏淡;當然,單憑這一點簡單關係,也不足以斷定是衰退。

另一邊廂,研究指今年全球證券市場蒸發近15萬億美元的價值。十二月聯儲局的議息結果,按正路應該會再次調高基準利率0.25%;不過真正值得留意是會後聲明。話說一直扮演「聯儲局喉舌」的《華爾街日報》已經事先張揚,聲明會提出各種不利因素,以「管理」市場參與者對2019年貨幣政策的預期。

不過,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的兩難,在於先前特朗普公開警告聯儲局不要再犯錯。這種話,本來不應該公開講;公開講,就變成了干預央行運作。在世界各地,政府干預央行政策亦似乎是公開的秘密,但美元作為國際交易貨幣,好歹也應該要有一定規矩;規矩破壞了,群眾的預期也會隨之改變。又或者,特朗普只不過是那個揭破「國王沒有穿衣」的小孩;反正群眾看在眼裏,早知聯儲局背後有政治考慮,以前說甚麼通脹目標管理,都只不過是官僚操作的掩飾。

2019年第一季,應該還有兩個不明朗因素:一,中美矛盾會否繼續升溫。二,英國是否會硬「脫歐」。雖然表面上特習都似乎有意「見好就收」,但是他們背後的鷹派未必會輕易就此罷休。至於英國脫歐,問題其實不在於「軟」「硬」,而是一旦開了先例,難保會有其他成員國會照辦煮碗。畢竟,歐洲各國其實也在醞釀右翼的「本土情意結」,所以布魯塞爾才千方百計要刁難英國。但文翠珊避過了不信任動議,英國脫歐也只剩下了「軟」「硬」的選擇;布魯塞爾在未來似乎要繼續歐洲大一統之夢,亦將會左右做人難。或許這一點也解釋了,為何歐盟要趕着和意大利達成2019年的預算協議,免得夜長夢多。

利世民
http://fb.com/leesimon.hk
本欄逢周二、四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