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七筆思議】我來了,是要叫人得過癮:
我是如何度過我的二零一三 - 彭浩翔

蘋果日報 2013/12/28 00:00


作為今年最後一期專欄,當然要回顧一下我這年裏發生過的事情。
這一年的開始像個意外,本來自去年年底籌備着的內地電影《撒嬌女人最好命》之拍攝,因事臨時延期,可是劇組和其他工作人員已經到齊,有不少人都是推了別的工作過來,要是解散劇組也不好,所以我大概花了三小時的思考後,就決定把原來的劇組馬上再籌組起來,改拍我一個還沒完成的短篇小說《特別任務連》,那是個講述一群飛虎隊去嫖妓的故事,原是《撒嬌》的副導演升格為導演,我則當上監製,在四星期內籌備好,然後迅速在香港和澳門開鏡,拍攝過程是個非常愉快的經歷,大概因為演員杜汶澤、鄒凱光、曾國祥和余文樂都是熟識的老拍檔,大夥到澳門就像是一次集體旅行。
拍電影就像生小孩
拍攝迅速完成,於是新年過後,我就跑了兩趟滑雪,當是獎勵自己。本打算先休息一下,但大概風水先生說得對,我今年是非星纏身,在三月莫名其妙地碰上藝發局給一篇所謂「影評」的評論頒了個大獎,讓我和《低俗喜劇》又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許多時候,拍電影就像生小孩一樣,你以為捱到他出身就完結了,可還不是呢,因為總有些莫名其妙的人來找你兒子麻煩,你也只好去面對。
有關那位參賽者與評審之間的私下關係,我就不去討論了,而她之前給我的採訪與事後她文章內南轅北轍之觀點,我也不感驚訝,也懶得在此再細述,免得又給對方做宣傳。但要是有讀者對此事內容不太了解,可以找《號外》四月份的訪問來看一下,我認為那是個較全面的報道。
可是這事情確實讓我的行程亂了一陣子,因為電影公司決定把《低俗喜劇》再拿到電影院播放,所以我得從北京趕回香港出席放映活動。說實在,當時我真的有點擔心,畢竟已是半年前下畫的一個電影,DVD出了,電視放了,互聯網有免費下載,還有人願意買票進場看嗎?但到場時,確實讓我感動,感謝所有購票入場的善長仁翁(門票收入全數不扣除開支捐往慈善機構)。結果慈善放映做了好幾星期。
empty
藝發局給一篇所謂「影評」的評論頒了個大獎,讓我和《低俗喜劇》又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劇照
扶乩把劇本寫出來
大概《蘋果日報》娛樂版看上我是非纏身,又愛口舌招尤,於是找我來寫專欄。曾經一度以為自己不愛寫這種連載專欄,因為壓力太重,但結果轉眼就是大半年。
同時也開始籌備《香港仔》的拍攝工作。這案子源於五年前我家中有親人去世,掃墓時親人爭執而揭露了一些家庭秘密。這事讓我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於是我用上一種近乎扶乩的方法,去把劇本寫出來。可是當時只有情緒波動,根本沒想清楚要寫甚麼,所以我放下了手頭上所有工作,每天起來就一直坐着發呆,嘗試想出五場戲,要是那天還沒寫出這五場戲,就甚麼都不做,不管約了誰,也不管是否有別的工作。
就這樣每天逼着自己一定要把這種情緒轉化成文字,最終在兩星期後,我寫了《香港仔》第一稿。完成後一直不知道應該怎樣處理,因為總覺得跟平日自己寫的有點不一樣,於是就發給監製陳國富,請他給點意見。我年輕時就認識陳國富老師,他一直對我的劇本給予了不少意見,在看過劇本後,他首次向我提出,希望我先不要拍攝這個電影,因為他認為我寫出了一個比當時我的能力要好的劇本,要是拍了會可惜;再加上演員角色眾多,故事也複雜,不是低成本可以拍得來的,所以應該先讓它擱下來,沉澱一下。
結果,一等就是五年。在去年決定要開始籌備拍攝,陳國富也答應幫忙當監製,可是有不少公司對這個計劃卻步,因為他們認為風險太大,誰會以恍如一部動作大片之預算,再加兩部電影的明星卡士,去拍一部講述家庭的溫情故事?
在數家公司猶豫之下,我認為人生就別再等,今年我將邁進四十歲,所以我認為應該在生日前得把這部電影完成,於是我下了一個既大膽又冒險的決定,就是把這兩年像是《志明與春嬌》、《春嬌與志明》、《低俗喜劇》等所有賺回來的錢,以及後面一些合約的訂金,全都投進《香港仔》這案子去,讓它先啟動起來。感謝一眾演員古天樂、曾志偉、楊千嬅、梁詠琪、余文樂、杜汶澤、DaDa、蔡潔、李汶桂等的參與和幫忙,並全程配合。
這電影單是劇本,就反復修改了五年,籌備一年多,拍攝也用上了差不多八個月,有些戲份一直反反覆覆不停重拍,也得感謝大家的耐性。
在拍攝最忙碌的過程中,同時是《飛虎出征》的上畫,於是我一面拍攝,在劇組完了後,又跑到戲院謝票。謝票活動很具香港特色,當然,有些導演會認為根本不需要做這些事情,可是我喜歡在電影院中分享那種歡樂,所以即使再疲累,我也願意參與;而更重要的是,我找到理由跟一幫好友演員聚在一起聊八卦,雖說是工作,但更像在隨便聊天,反而是個痛快的晚上。
empty
《飛虎出征》拍攝過程非常愉快,大概因為演員鄒凱光(左)和余文樂等都是熟識的老拍檔,大夥到澳門就像是一次集體旅行。
感謝曉明周迅隋棠
人生總是這樣,去年延期的《撒嬌女人最好命》,在《香港仔》做着後期的時候,又突然演員到位,於是得馬上趕緊籌備。結果,今年意外地監製了一部電影,執導了兩部電影,算是忙碌但豐盛的一年。感謝黃曉明、周迅、隋棠的精湛演出。大概《香港仔》拍得太累,讓《撒嬌》反而有種難得的放鬆。
與此同時,不知甚麼原因,今年總有不同的電影來找我參與演出,感謝王晶導演的提攜,讓我當上了《爛滾夫鬥爛滾妻》的男二號。雖然後來也有幾個電影來找我,角色戲份也不少,可是因為撞上了拍攝檔期,真的無法參與,所以在此謹向各位導演再次致歉,希望各位往後也要繼續找我合作啊(多跑江湖的藝人口吻)。
好吧,本來還想展望明年,但說着說着,好像已經差不多了。但沒關係,反正只要編輯沒把這個專欄刪掉,到二零一四年,大概我還會寫,所以會發生的,自然會談到。
empty
感謝王晶導演的提攜,讓我當上了《爛滾夫鬥爛滾妻》的男二號。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過癮】
撰文:彭浩翔

祖籍番禺,生於觀塘。集作家、編劇、導演、製片人、演員及藝術家於一身之處女座。尚且幹活,只為供養其網購血拼及極限運動。

本欄逢周六刊登
empty
戲裡戲外,話題最強,立即收睇《動戲場》:
http://hk.movies.nextmedia.com/extra/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