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 齋 - 蔡瀾

蘋果日報 2011/09/20 00:00


行程排得整整密密,八月中旬又去馬來西亞做一些宣傳活動。
臨行前,太極拳袁老師問:「生日怎麼過?」
「一向到處跑,也不去記得。通常都是和平日一樣,最多是友人要我和他們吃一頓飯而已。」
「這回呢?」
「也在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慶祝,也許來一餐素食吧。」我笑了。
袁老師是一位很有學問的人,他聽後說:「這也好,大壽也不大肆請客。不殺生,神和鬼,都會尊敬。」
抵達吉隆坡,已是中午時份,一向住開Ritz-Carlton的公寓,就在酒店隔壁,廳、卧室和小廚房,不像酒店,非常舒適。
和友人步行到對面的咖啡店,充滿各式小吃,叫了一整桌給他們吃,而我自己,則要一碟撈麪,不下叉燒,也沒有雲吞,當成齋菜。
吃完再走到ImbiRoad的肉骨茶檔「新峰」,當然不是叫肉骨茶,而是去找老板盧國清,他經營有道,店是自己的物業,又把隔壁的舖子買下,出售馬來西亞手信,在文東附近還有榴槤園,一直要我去,可惜路途很遠,我這回沒有時間。
盧先生帶我到店前小公園旁邊的檔口,專售水果,是一位來自國內的中年婦人開的,這群人在馬來西亞居住下來的不少。
沒有貓山王,開了些其他名種,貨源是盧先生供應,當然選最好的。
「你今天不是吃齋嗎?」友人問。
「是。」我說:「別忘記,榴槤不是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