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落吧

蘋果日報 2003/04/11 00:00


幾年前在寵物店當兼職,替狗隻洗剪恤,那是生平第一趟戴口罩;減少了吞狗毛落肚之餘,少了吹水,更專心工作。近期在酒吧當兼職女拳手,遇到一位,也是自肺炎以來唯一一位戴口罩進入此店的客人,眾人勁不順超。
此君未醉前,吞酒在揭罩、落罩間進行,連串動作也算利落,卻掩掩映映的,叫人火來;戴住口罩抽煙,一時揭罩而吸,一時直截將煙仔塞進兩唇間吸,無論哪種吸法,都是落罩後呼,大量二手煙就這麼的從口罩四滲出來(用二手煙敷mask勁養顏),那冒煙的大塊頭,似用了大量乾冰做的特效,亦似被BBQ緊。看這個人,入目是人生的無奈和矛盾。「為甚麼戴口罩?」我問。「不想惹你,雖然我暫時無事,但有潛服期,所以……」他說。無驚喜。
其後,酒精上腦、加上蒙面(壯膽)關係,此君隨住的士高beat音樂扭身扭勢,動作之大,全場側目,說話亦肆無忌憚,大玩flirt,惟離開時大玩低調,如煙般消,枱面留下那個沾了面油和尼古丁、扯到走晒樣的神秘面紗。無緣一睹風采,他日如何相認。
(編按:康妮續稿未到,暫停一天。)

容雅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