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2/03/26 00:00


蘇美璐抗拒了電腦多年,終於屈服,最近裝了一架。
目的是想把她的作品掃描後傳到香港。至今為止,都是我寫了文章,傳真給她,她看了即刻作插圖,最後用DHL寄回來。
如果能夠逼真地用電腦傳來,這中間縮短和節省了多少時間和金錢?
有這個意圖多多少少受了我一點點的影響,她認為我這個老頭也學會,她自己不可能不懂,只是思想上抗拒罷了。
效果如何,還沒有定論。蘇美璐把畫傳來,一方面也照用快速郵遞,看看周刊的美術指導認為合不合格,再下定論。
藝術家們對作品要求甚高,彩色一絲不苟,如果失真,就難過自己那一關,不像我們凡人,得過且過。
起初她電郵了我數封信,都沒有收到,後來才接通,我也在電腦上回覆,對方也沒音訊,只有用傳統方法傳真訊問。
多年來,我們一直用傳真連絡,除了和工作冇關的柴油鹽,甚麼都談。她傳真說開了一個檔案,我的信件已堆積如山,如果現在用電腦通訊,是否表示一個時代的終結?
我回答說反正叫的都不是甚麼文學作品,用任何方式都是一樣。而且,最重要的是傳真紙日久之後,便逐漸消失,鼓勵她還是用電郵好一點。
終於我們用電郵連絡上,她需要些資料作插圖參考,我告訴她Goodle的網址,她發現了這個挖不盡的寶藏後,和她先生兩人歡喜若狂,再也不那麼憎恨電腦了。
這時,她的傳真機忽然終止一切功能,完全不能修理,她問我它是不是死去?怎麼辦?
「在花園挖一個洞,將它埋了。」我說。雖然沒有看到她的表情,我想她在首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