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自我閹割 記者裸畀你睇

蘋果日報 2006/07/25 00:00


今日記者不僅是記者,還是裸體攝影展《Square》內10多位被攝者的其中一人,能為藝術而「犧牲」肉體,其實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事,尤其靚女最愛講。但在過去10年,我們極少能在公眾場合與裸體相遇。今天終於由攝影師阿Roy打破沉默。他說:「從出生到死都跟隨着我們的身軀,直到今天,是否仍要為當年的亞當與夏娃犯下的所謂『原罪』,而繼續的需要被視為罪惡的淵源?!」

記者、攝影:馮敏兒
《Square》四方格裸體 真人比例
就是最前衞的藝術圈,近年亦絕少露體,好像一切都理所當然,大家默默認命。要知最高罰款40萬,總之無錢就唔好玩,畀唔起律師費就不要輕舉妄動。我這位認識多年的攝影師朋友阿Roy李錦棠,他經常為《號外》拍攝模特兒,但去年起他不安本份,四圍找人給他拍裸體,終於給他找到了10多位中外男女。
阿Roy用「Square」這個字同時寓意「打格子文化」和廣場,他的攝影雖然是真人比例,但全部自打格仔。我們這些一絲不掛的裸體男女,全部有格仔「保護」,保護至你睇唔到,保護至我唔俾你睇到,這是政府規定。
講裸體攝影 慘被掌摑
阿Roy一直都好小心,他很怕被扭曲。他說:「好似日本的攝影師荒木經惟,雖然在歐洲很被受落,但在亞洲卻常惹爭論,藝術與色情一線之隔,我一不小心就好容易誤踏地雷陣。在這件事上,我的角色其實是好細,被攝者的勇氣才令我敬佩。自己的裸體相以真人大小的比例面對群眾,隨時會引來家人和工作方面的巨大壓力。尤其在中環個個西裝筆挺的地區,差不多等於赤裸企在中環。」
「那次我坐在藝穗會與幾個外國人談起裸體攝影展的計劃。中途來了兩個約30歲的香港女子,聽我說到一半就歇斯底里地大叫,不停指着我大罵『filthy(污穢)』,無論我如何解釋,她都完全聽不入耳。後來還走到我的後面,失驚無神從後摑了我一巴掌!簡直是超級過度敏感症,單口講都咁大反應!但她令我更加堅持要搞這個展覽。」
empty
■名攝影師Roy拍攝過許多模特兒,「她們的身材根本也不是完美。」
記者上陣 不要打格
敏兒:「我從來不介意裸體,不過當攝影師阿Roy話要打格仔時,我的確極力反對過,因為我找不到要『自閹』的理由,要為身體主權抗爭就要徹徹底底。其實我在英國看過無數直接面對觀眾的裸體人物攝影,那種迫人的現實性,非常震撼。赤裸的人體就好似打開的一本大書,既親密又物我分明;沒有攝影,我甚至未能如此細緻地閱讀過自己的身體。其實裸體只是肉身的本來面目,相對於衣冠楚楚,本身也就是一種宣言,既然阿Roy玩唔起赤膊上陣,我還是樂意成全,畢竟格仔代表甚麼大家心知肚明。」
empty
■記者本人在《Square》中的坦蕩蕩演出,裸畀你睇又如何!
音樂家龔志成 為甚麼要拍裸照
「盒子」樂隊成員音樂家龔志成:「我同意才給他拍攝,但他這人我就唔知可否信任喇!在阿Roy那種自然主義的攝影,即『thisisit!(他就是這樣)』,他就好像為我們拍護照相,沒有扭曲事實來說自己的故事。我亦覺得無傷大雅,有個朋友叫到,又是舉手之勞,而我亦看不到與我的信念有何牴觸。裸體是很自然的事,裸體本身並不涉及道德那回事。如果他要我踏着隻貓來拍的話又當別論。」
「為甚麼不能將正常的裸體情況,跟道德觀分割開來,為甚麼一裸體就一定是一個道德問題?為甚麼裸體就是污穢?」
「我不信我這幅裸體照可以改變甚麼。我覺得裸體的問題源於一種根深柢固的思想。許多時,政府的政策,都要等到來自民眾的壓力大到令他無法不面對時,才能改變。硬碰硬無得改。現在的問題不是政府准不准我們擺這個展覽。如法國就完全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民間無人認為有問題。所以政府當然無問題,因為無人會投訴,在歐洲甚至有許多裸體電視廣告,大家都視之為理所當然。一來他們已接受裸體可以是一種美,或者大肚裸體亦可以傳達某種意義。」
「我不會在街上裸體,因為我看不到理由。我信身體是好私人的,只有當那是受控制和精確計算下的裸體才有可能。我作為一個藝術家,無論做甚麼,你明不明白是一回事,但我絕不喜歡被誤解。我已經好厭倦那種極盡誇張、官能性的事了!最後裸體與否,跟洗澡與否沒有分別,但我們可以從身體讀出各人的不同個性,這就是藝術性和過癮之處。」
empty
■裸體音樂家龔志成對「盒子」樂隊的擁躉應該不會陌生,《Square》就如他的護照相。
阿May 勇敢的第一次
現職東亞衞視助導的阿May余淑媚:「我拍裸照是因為我認同Roy提出的訊息,和我信任他這個人。當初他請我時,我也拒絕過一次。後來他給我看示範,我覺得好自然、無做作,所以就接受了。我之前真的沒幾人見過我唔着衫個樣,所以我答應後就第一時間請阿Roy上東亞衞視做訪問,以防被公司知道後炒魷。但就要過5關斬6將,花盡唇舌!」
「我當初不接受裸體,其實是來自一些舞台經驗,我之前做過舞台演員和導演,見舞台劇經常有裸體,或者無緣無故露底褲,僅為了更吸引觀眾,令我覺得很惡心,咁同色情雜誌有乜分別?我之前做過的一個給16、17歲看的性教育話劇叫《ThisisanApple》(這是個蘋果),裏面我企圖用一段以真實材料剪成的3級片在場中播出,但藝穗會指我如要用這片段,就不能讓16歲以下的小朋友入場。結果我要剪過一段,好唔開心。」
「在踏出拍裸照的第一步後,我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好典型的香港人,自以為好西化好開放,但內裏只不過是好保守好傳統的中國人,比起17歲的年輕人,我才是邊緣人。回應阿Roy,究竟是政策還是人,令你自動停止裸體創作,而我就是那個左右不是人的邊緣人!」
empty
■經過裸體攝影後,May才明白自己其實行出了許多步,增添了無比自信。
阿鏗 無分男女趁青春留倩影
今年才22歲的阿鏗,是前藝穗會酒吧的酒保,他在去年3月一聽到阿Roy的計劃就第一個舉腳參與:「我覺得趁後生甚麼都要試媖。當他初次問我時,我毫不猶豫便答應了。因為我第一時間就覺得很好玩,一點都沒擔心過,又可以將來睇番,留下美好回憶,那樣才不會後悔。我一來相信他的確是搞藝術,最少他未講過大話。他還說我那張一比一的裸體大相,事後會送畀我,當然令我非常興奮喇,真係好大張呀!」
empty
■阿鏗《Square》中第一個挺身而「出」。
《Square》攝影展
地址:中環下亞厘畢道2號藝穗會Economist畫廊
日期:7月26至8月4日(星期一至六,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
查詢:25217251
櫥窗裸體亞當夏娃都禁
剛剛在藝穗會完結的北大珠海分校傳媒設計學院的畢業展「新瓶裝新酒」內,一班同學集體創作了一幅拼貼作品《亞當與夏娃》,同學們各自拍攝自己身體的一部份,然後由男生組成亞當,女生組成夏娃。作品本來被置於藝穗會對街的櫥窗,但影視及娛樂事務管理處說接到投訴,示意藝穗會必須搬回室內,否則就會起訴。但請留意亞當的角色的陽具亦早給打上格仔,唔係《蘋果》做的!
裸男《新人》被閹主流出台
裸體絕迹,自我閹割成了展覽場地的例行公事,其實前車可鑑,11年前的《新人》露體雕塑事件令香港成為國際諷笑的對象。裸男雕塑銅像《新人》,原先被安放中環威靈頓街KaileyTower大廈的大堂內,卻被淫褻物審裁處裁定為不雅,引起極大爭論,最終演變成藝術界與政府就表達自由和身體主權的其中最大一次交鋒。當年香港政府對藝術品強行「閹割」,結局是《新人》被准予搬進藝術中心公開展示9個月,最終不了了之。但其實爭議「未解決」,裸體如「見鬼」就是怕惹官非,一於自閹在前,例如連香港專業攝影師工會就明文不准在其名下展出中展示裸體和暴力。不過香港藝術中心總監茹國烈就說沒有這方面的煩惱,一來近年根本極少裸體展出,就是有亦沒人投訴,政府一於少理!
empty
■香港藝術中心總監茹國烈說近年根本就很少具爭議性的裸體藝術展出,他們都不太關心這個問題。
前衞藝術多裸體 又怕又要展
另一個正在藝術中心和歌德學院進行的《酷/愛身體》展中,中、港、英3地藝術家共同探討中國人的性和性政治的展出,雖然沒有大量赤身露體的場面,中間卻有兩輯由中國前衞藝術家何成瑤裸露上身的攝影作品《見證》和《99針》。本來沒甚麼大不了,還放在14樓一個死角,但堂堂歌德學院的院長卻怕得要死,聽到記者說要報道就極力阻止,說來說去就是說不出個理由,難道連國際機構都感受到很大壓力?但既然是公眾事件,公眾就有知情權嘛!

中、港、英3地前衞藝術家群展《酷/愛身體》
地點:灣仔港灣道2號香港藝術中心5樓包氏畫廊及14樓歌德藝廊
日期:即日至7月28日(上午10時至下午8時)
查詢:25820200
韓國公園 藝術春光無限
在韓國某處一個公園內,去年就有個以做愛為題材的雕塑展,體位出骨,充滿幽默,給性事開了一次大玩笑。同樣是亞洲先進地區,這會否是對香港的一大諷刺?這些相片更在網上流傳多時,攝於去年4月。
裸體展有鄭文雅同枱
新近開業的「抱趣堂當代藝術館」是一間商業畫廊,《裸‧非裸》現代藝術作品展,集合了許多個國家的藝術家,一起來講身體這個主題,其中還有多件鄭文雅的女體陶瓷作品,講身體不一定要裸體,但畫裸體就可以好性感,往往屬於非打格仔不可的三級類別。但裸體從來都是畫廊的常客,在那兒魔鬼和天使同?食飯呀。

《裸‧非裸》
地址:尖沙嘴香港洲際酒店L153-159號舖「抱趣堂當代藝術館」
日期:即日至8月18日(上午10時至下午7時)
查詢:27231928
empty
■鄭文雅的高溫赤土陶「裸體」作品《無題》,以曲線代表完美體態可是她的夢想?
涂謹申:
有清楚指示就唔使怕!
涂謹申議員雖然不是藝術愛好者,但有佢這位名律師擔保,唔使怕!他說:「香港唯一管轄裸體藝術和出版的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在一般情況,裸體只會在有動機的證據下才會告得入,無動機就告唔入,例如畫廊都有裸體畫喇,還向街展示呢!難道你就要起訴?就算告都俾人笑喇,笑你唔識欣賞。只要你不是蓄意向細路仔推廣,用時又標明警告字眼,就應該無問題。尤其是搞藝術,明明叫都無人去,咁都要話你向小朋友宣傳,就好難講。」
「講到某某身穿名牌衫女人,露到乜都睇晒,你唔告佢露體裸跑?那為甚麼透明雨衣怪客就要告?其實法官是用社會的普遍標準來作出裁判,社會覺得這是美便沒問題,例如在某些回教國家,見肩膀都是indecent,觸到手指都是非禮。」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