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戲票的重量 - 陶傑

蘋果日報 2008/01/11 00:00


金球獎頒獎禮取消,因為荷里活明星支持罷工的編劇。
劇本是一齣戲的靈魂,製作是戲的軀殼,人物性格是血肉和神髓,而俊男美女的大明星,只不過是最表面的那層華麗的外衣。
大明星明白:外衣再華美,一具軀殼,沒有靈魂也是枉然,於是他們放棄上台領獎出風頭的機會,支持編劇,因為他們才是最深層的創作人。
有這樣的見識,當一個明星,必須有教育和修養。李察基爾說:「勇敢是什麼?不止是表面一層皮,而是願意表達情感的需要。」(Braveryisnotaboutskin,butawillingnesstoshowemotionalneed.)因此,在是非善惡的情感十字街頭,荷里活的大明星,是要挺身站出來的:非洲人的饑饉,西藏宗教遺產的承傳,南亞的大海嘯,蘇丹的內戰,美國明星都隨時為民請命──他們的「政見」,不錯,有時流於幼稚;這個世界,往往不一定是電影的文藝劇本,國際現實的情節,跟銀幕上的肥皂泡相比,有時複雜和險惡得多,但荷里活的明星以藝術家的赤子之心,平時他們也許喜玩性愛派對、淫亂抽大麻,但有需要的時候,他們會團結起來說話的。
走進演藝事業,不止靠一層肌膚──多姣美的肌膚,終究要凋謝的,還需要一點點見地與理想,柯德莉夏萍老去的時候,到非洲去關懷愛滋病的孤兒,她自己罹患癌症,但看破了大千世界的千般色相,到非洲去抱孩子,不是為了做騷,到了這把年紀和事業,她不再需要了。
當明星要一點點修養和內涵,當銀幕上的正義和團圓,越來越純屬虛構,就要在水銀燈關掉了之後一起爭取。荷里活早年也有黑手黨勢力,但一名黑幫大佬逝世,他有暗殺政治異見作家的罪惡紀錄,幾時見到明星高調出席弔唁?在香港和台灣就有了,很年輕的偶像,他自以為這就是「獨立思考」的型仔行為。
不要抱怨美國的電影工業壟斷世界,成為霸權,除了龐大的資金、電腦技術,他們擁有一群有腦袋的明星。這是UA戲院的西片一張戲票七十五元的價值,銀幕上下,連同這一切,即使不包汽水和爆穀,一點也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