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遮打花園墮落得快樂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2/05/04 00:00


政府總部這個鐵竇搬遷,肯定不會改變形象,搖身變作私竇,裏頭的總部餐廳更加沒可能成為老饕的私房菜。那一帶的無敵海景與熠熠煙花,獨家供應,只限公僕與他們的頭頭欣賞。庫房耗資64億公帑興建的特大建築,跟市民只有一丁點關係的,僅僅是新總部門口肯定會豎立的那塊「政府重地,閒人免進」警示牌。高官欣賞海景,閒人埋單付鈔。閣下後尾枕無嚿肉,沒有資格問責。
新總部直插添馬艦地皮,跟中區拉遠了距離,跟近來多事之秋的遮打花園斬纜,轉移靠攏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大本營,對很多菲傭來說是喜事。遮打花園終於回歸她們的懷抱,假日又再成為開餐唱歌的露天墟市。遮打花園遠離特區管治核心,不同的示威抗議隊伍不再留戀這片市肺,情侶們再度肆無忌憚,夜靜時,在鬼影無隻的遮打花園一角,談談情脫脫褲,打他們情難自禁的跨區野戰而無懼遭過路人士干犯。
遮打花園自此比偷歡勝地飛鵝山更受歡迎。喜歡豹紋服飾的保安局長,大概沒這舖夜遊花園、偷覽人家好事的癮頭吧。那末,警隊便不會高調突擊清場,遮打花園愈墮落愈快樂。蘭桂坊那股酒媚肉懶的醉人氣息趁機吹過來,亂了花園的秩序;中區這一片天地,縱情得忽然很三藩市的。政府搞不成漁人碼頭,錯有錯着,將舊金山聞名國際的那點異色引入市中心,決定搬竇的董特首,應記一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