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MichaelR.Preiss筆記:從斯諾中國之行看金價

蘋果日報 2003/09/15 00:00


美國財長斯諾最近出訪北京,就人民幣的滙價問題與中國領導層進行商討。當傳媒的焦點集中於人民幣會否升值和中國是否佔了不公平貿易優勢時,大家似乎忽略了斯諾此行對金價的潛在影響。首先,我們不妨思考一下人民幣面對巨大升值壓力的背景,以及為何在可見的將來,中美兩國的利益均會絲絲相扣。
國際間對人民幣水平的不滿,說到底,肇因是來自中國「出租經濟」(rentedeconomy)所衍生出來、急速膨脹的貿易盈餘。我用「出租經濟」來形容,原因是外國投資幾乎控制了大部份中國國內的低成本生產,而中國成為了世界工場,亦促使全球的通脹成功受控。
也許,中國領導層至今仍以「共產主義」信徒自居,但實際上,中國的管治模式已與一家控股公司沒有太大分別──採取由下向上報告嚴謹形式,而目標亦甚為清晰,便是達致7至8%的年增長。
無可諱言,人民幣與美元掛鈎,確實有助中國達致其增長目標,但另一方面,美國亦可從中受惠,享受到低利率環境的好處。這是因為為了讓人民幣保持在1美元兌8.3元人民幣的水平,中國有需要把所有手上過剩的美元再投資,而當中有不少是投向美國債券。因此可以說,人民幣與美元掛鈎的做法,對中美兩國均有好處──中國可以完成「保八」目標;美國聯儲局則可完成保持長期利率低垂的同時,通脹亦維持於低位的使命。
直至上月為止,中國所持有的美國債券數量已增加至1225億美元的紀錄水平,雖仍次於日本,但卻遠遠拋離其他國家。而中日兩國持有的美國國庫券加起來,更佔去了美國政府對外欠債總額13472億美元的41.9%。

貨幣掛鈎 中美互利
縱使中國不允許熱錢流入,但湧入中國的外幣數量之多,仍達空前。這些錢大多用來購買土地、建築材料,以及用以支付中國工人建設新廠房的工資。當中有不少工廠已經投產,而大部份製成品均以出口為主,所換取的又多是美元,反而所購買的原料及工人工資則以人民幣計價支付。
隨着愈來愈多外滙湧進,為了避免經常帳盈餘一放難收,影響其滙價穩定,中國人民銀行只好硬啃了一批又一批的美元。大家試想想,人行一旦停止購買美元,人民幣滙價必然火速飆升。假若人行只是印行新鈔票(即在收支帳中以負債形式抵銷美元資產),多出來的貨幣流通量便很容易挑起通脹。因此,人行目前正陷於兩難局面。
事實上,類似情況在90年代亦曾發生過。通脹一旦重燃,便會導致中國貨價格上漲,削弱出口競爭力,而經濟最終亦會受到損害。因此,為了避免出現通脹,中國選擇了向外輸出通縮,這做法亦正好容許美國聯儲局得以在不會觸動通脹風險的情況下,把利率壓至逾45年的低水平,好讓經濟休養生息。

失業高企 美中不足
不過,世上並無免費午餐,低息環境雖然可以加快美國經濟脫離谷底的步伐,但今次復甦的弱點亦在最近公布的高失業數字中反映出來。
自上任至今,已有不少於250萬個製造業職位消失,美國總統小布殊為了替連任鋪路,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理,這亦是美國財長斯諾被迫插手人民幣滙價的底裏原因。因此可以說,斯諾今次訪華的目的,政治意義實在大於強迫中國讓人民幣升值。
說了這麼多,不外乎想引出人民幣若全面自由浮動,對金價有何含意。當然,人民幣若全面開放,中國國民便可以享有較大自由度把積蓄投資於國外,抵銷美元流入的部份,但做法卻會令國家銀行的低息存款大量流失,影響中國金融體系的穩定。
黃金光芒 再度閃爍
回顧歷史,金融體系的穩健性若受到質疑,黃金的需求必然會相應提升,而實際上,大量資金流入,以及外滙儲備持續增加,本身已刺激了中國官方對黃金的需求。縱使人行只打算維持現時黃金佔外滙儲備2.4%的比重(歐洲央行的標準則為15%),它仍需要增持約120噸的黃金,即中國在2002年所消耗黃金量的60%。
中國本身早已享有全球最高的儲蓄率,達40%之譜,而人民幣的升值壓力愈大,便會有愈多國內的美元存款轉投黃金。中國人民銀行早已為此趨勢鋪路,於去年正式放棄黃金進出口的壟斷地位,並成立上海黃金交易所。不少商業亦已摩拳擦掌,作好拓展個人黃金投資業務的準備。
即使步履蹣跚,但中國資本帳邁向自由兌換,已是大勢所趨。我相信在未來幾年,中國人行和儲蓄者要面對的,是如何把所持的巨額美元移轉至金本位,以分散風險。估計在2008年北京奧運結束後,當大雪在冬季飄飄之際,便是黃金光芒再度閃爍的時候。
﹙本欄隔周逢周一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