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大情人的遺囑 - 李敏

蘋果日報 2002/11/30 00:00


從前沒想過遺囑怎樣寫才算有風格,直至在報章上看到「onelifeonelove」的字句出現在一份傳奇遺囑,我才知道遺囑中除了敍述財產分配之外,原來還可以抒情一番。
當面說情話,男人通常都覺得肉麻,還要經由律師的口當眾讀出來,男人把情話寫在遺囑裏是非常勇敢的選擇。
如果有情話留給世上最愛的人,我會另寫情信放在保險箱,毋須跟遺囑放在一個信封,因為我希望情信由情人保管,而非律師保管。
從浪漫的角度看,人臨行前也想到照顧情人日後的生活當然是一種愛的表現;可是,世人都愛用最實際的角度去衡量愛,他死後分多少財產給遺孀?是否他全部身家?如果不是的話,是否代表他對遺孀的愛原來有保留?
想知道默片時代的大情人華倫天奴留多少給他的第二任妻子NatachaRambova嗎?這個女人曾經是他工作原動力,但亦是電影公司怕怕華倫天奴的原因。迫不得已,華倫天奴簽署的電影合約上是列有妻子不得干預電影製作的條文,而Rambova因此感到被侮辱,最後憤而提出離婚,令華倫天奴沮喪了好幾年。
但大情人的遺囑都預她一份,華倫天奴分給她一美元正,真是onelifeoneloveonedol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