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破天荒日本出現白人議員

蘋果日報 2002/02/09 00:00


弦念丸呈(MaruteiTsurunen)向國會同僚多次彎腰鞠躬後,周五首次以議員身分出席日本國會會議。但弦念丸呈跟他的同僚不同,他藍眼睛、白皮膚,是日本國會內有史以來的首位白人議員,為日本保守、內向的政界和社會寫下歷史新頁。
在首相小泉純一郎及其內閣官員接受完反對派議員質詢後不久,日本參議院議長井上裕在東京時間周五下午三時(香港時間下午二時)正式在國會議事堂內,介紹這位份屬反對派民主黨的白人國會新丁出場:「在比例代表制選區的議員──弦念丸呈。」他在參議院內還將出任環境委員會委員。

同黨議員辭職自動補上
雖是國會新丁,但在芬蘭出生、入了日本國籍的弦念年紀不輕,政治經歷也不淺。他六十一歲,早在九二年開始踏足政壇,獲選為神奈川縣湯河原町議會議員。他多次競選國會議員,但屢戰屢敗,直至上周民主黨議員大橋巨泉和黨領導層鬧翻和辭職後,他才能躋身參議院──民主黨在去年國會選舉中共獲八個議席,大橋辭職後,得票排第九的弦念就得以自動補上他的空缺。
弦念於一九七四年在日本展開新生活後,當過英文教師,也寫過兩本書,一本是九三年面世的《我希望成為日本人》,另一本是九五年出版的《一名將崛起的藍眼睛國會議員》,書名都反映了他的心願。
弦念的政治抱負是用「前外國人」的眼睛看日本。他早前接受《日本時報》訪問時說,他希望通過自己在西方國家和日本居住的經驗,替日本政壇帶來新氣象,「我可以『前外國人』的觀點看日本」。
「有右翼恐嚇我返芬蘭」
至於日本選民對他的期許,他在東京以南溫泉城市湯河原的家裏接受出任國會議員的訪問時說:「這是很重大的責任。有些人期望我帶來奇迹,他們說『拜託為日本政治帶來轉變吧』,我說這不是我一個人辦得到,只有選民才能推動改變。」
不過,日本社會仍是保守和內向的,「非我族類」的外貌給弦念招來不少人身攻擊和種族歧視批評。他說:「有些右翼分子恐嚇我,要我返回芬蘭,又說我們的國會不需要外國人。……但他們終究沒將我殺死,我仍能在這裏生存。」
在保守右翼的恐嚇下,弦念能踏足日本議事堂,是日本的一頁歷史。
綜合外電報道

弦念丸呈簡介
‧1940年 在芬蘭出生
‧1967年 以基督教傳教士身分到日本傳教
‧1968年 在東京長沼日本語學校學日語
‧1974年 辭任傳教士後娶日本人為妻
‧1975年 繙譯日本古典文學及經營英語學校
‧1979年 入籍日本
‧1992年 當選神奈川縣湯河原町議會議員
‧1995年 競選參議員落敗
‧1998年 競選參議員落敗
‧2000年 競選眾議員落敗
‧2001年 競選參議員落敗
‧2002年 補任參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