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還是比較歡喜 - 李碧華

蘋果日報 2002/01/03 00:00


幾乎每一位「九一一」幸存者都有一段逃亡的歷程,但不一定每一位都有故事。
故事,是中間總有點事情發生,比較特別,亦感動人心。
像剛過去的聖誕,飽受喪夫之痛折磨的多蘿西,一度因丈夫(六十二歲的加西亞)乘搭了聯合航空班機罹難,痛不欲生。
丈夫措手不及大去。一句話,一件東西也沒留下來。她唯一希望,是尋回結婚戒指作紀念。
本來這個心願很渺茫。但奇迹地,美國聯邦調查局人員在墜機的災場尋回其亡夫的錢包和戒指(殘骸當然已經……)。他們給她送回去,戒指上刻着:「摯愛,8-2-69」。
這是一個悲喜交集的聖誕禮物。
最最最希望,其實是「人」,不管你變得怎樣,只要一息尚存,仍然要你。但不可能了。那麼便希望得回最具紀念意義的信物,這是無價的,也是生命的寄寓。
──她得到了,夢想成真了,還得獨自堅強活下去。在無常的人世,實在不屬於喜訊。但一切都是比較,比起好些連小小一個指環也找不到的未亡人,卻是大幸。在新年裏,我們應該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