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令社會離心離德

蘋果日報 2002/01/17 00:00


時事評論員 吳志森
余若薇、張炳良等三十一位選舉委員,去函邀請董建華出席由學者參與的公開論壇,但董先生再三回絕,理由是「既要做特首工作,又要做選舉工作」,太忙,沒有時間。
但董建華並不是拒絕出席所有論壇,他特別強調:「一定要有好安排,如果個個都自己安排論壇,時間上就會失控。」這裏可以看出,董建華只會出席按照他的遊戲規則設計的論壇,其他由選委自發搞的論壇,為防失控,對不起,一律不會參加。

不是「我們」的選舉
學者和選委都不是暴民,他們都是社會精英,應付他們可能有一定難度,但未致太難堪,也不會招架不來。而且,這也是一個黃金機會,拉近知識分子、不同意見人士與董先生的距離,具體落實面向全港市民的競選承諾。
究竟董建華怕甚麼?「怕甚麼」可能解釋不了董建華的決定,更大的可能是,他根本不把三十一張選票放在眼內。只是一個漁農界,已有四十多張提名票,三十一張選票算是甚麼?民望、民意,是否獲得市民授權,完全不在優先考慮之列。董建華關心的,只是提名票能衝上六百還是七百,「面向全港市民的選舉」,是一句空話,是一張永遠不能兌現的空頭支票。
挺董團體絡繹不絕到董選辦表態,有些惟恐表忠不夠,同一團體甚至出現達四次之多。董建華先生在董選辦分組接見選舉委員,在一片支持聲中,在「支持董建華連任」的標語前拍完一幀又一幀的照片。當董選辦人氣愈旺愈熱鬧,整個行政長官選舉,就跟香港的精英,跟香港市民的距離愈來愈遠。市民都覺得,特首選舉與他們無關,與一般人的生活無關,這只是「他們」的選舉,不是「我們」的選舉。
日前,選舉委員補選投票率創歷史新低,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要專業人士多加反省。這種批評,顯出政府官員的無知,也無視現實。
法律界兩位競逐者湯家驊和周永健向同業拉票時,不約而同得到冷淡回應,認為特首選舉大局已定,最後甚至連票也不用投,選舉委員的作用根本無從發揮。專業界投票率低,是制度使然,要反省的是《基本法》的框框,是設計這制度的政府官員,而不是對投票失去興趣的專業人士。
這種無奈和無力感,不但在這次低投票率的補選顯現出來,在我接觸的在界別分組選舉中有投票權的專業人士,不少都有相同的感覺。以他們的社會經濟地位,可說是精英分子,但他們投下了手中神聖一票後,就無法影響他們在特首選舉中的投票傾向。
在只有一個候選人的特殊情況下,也不能透過選舉委員們要求這位候選人,就未來施政對公眾作出交代,接受公眾的問責和質詢。他們盡了公民責任,把票投完後,不少人對誰當選,連知道的興趣都沒有,甚至連名字也叫不出來。

難以得到普遍認同
不少知識分子對這個無法參與,但卻影響他們命運,甚至作息生活的小圈子選舉,感到無助、無力和無奈。但從良好主觀願望出發,希望董建華有足夠政治智慧,在這個早知結果的選舉過程中做得「好好睇睇」,在選舉過程中,增加民眾對政府的認受性。但情況發展到今天,確實令人失望。
董建華呼籲市民團結,同心同德建設香港,但事與願違。市民,尤其知識分子,對管治者愈來愈離心離德。董建華呼籲港人少點戾氣,多些祥和,但董先生的表現,卻愈來愈使人感到憤怒。董建華在選舉過程中的封閉與保守,縱使不出亂子順利當選,今後的施政,因為缺乏正當性,也不會得到民眾的普遍認同。
(歡迎回應:[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