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蘋論:習近平將花光改革開放遺產 - 盧峯

蘋果日報 2018/12/20 05:20

蘋論

改革開放四十年本是件值得紀念的歷史大事,可落在習近平手裏卻變成個人政治秀,讓他包攬對整件事的話語權與代表權,突出自己的地位,這樣的做法實在僭越又不成體統。而他在大會上的重要講話更是充滿錯漏與空言,點不出甚麼方向,反而有走上歧途之弊。
盡攬功勞 有過貢獻的人都消失
先看這場大騷的佈置。改革開放不是一個人幹的事,也不是少數幾個領導人的功勞,而是幾代人幾十年來的努力。即使單算中共內部也涉及好幾個不同領導班子,幾代領導核心。撇開已被打倒的人如趙紫陽,還有一大批舊領導層該一起誌記這個日子,包括李瑞環、江澤民、朱鎔基、胡錦濤、溫家寶……等。改革開放三十年紀念大會時,這些人都是座上客,跟當時的領導人核心一起在主席台見證此事。到紀念四十周年的時候這些出過力有過貢獻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習近平和現屆領導層,彷彿功勞都是他們的,甚至只是習近平的,其他人無權置喙。

習近平的那篇重要演說則充滿現實與歷史錯誤,幾乎是在全盤改寫過去四十年以至近百年歷史。根據習近平的說法,自1919年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發生了三大歷史事件:中共建黨,中共建政,改革開放。撇開成王敗寇的邏輯,所謂三大歷史事件的說法實在是粗陋不已。日本自二十世紀開始不斷加強侵略中國,導致中日爆發全面戰爭及中國幾乎亡國,這歷史事件的意義比所謂三大事件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中共建黨及建政都直接與日本侵華有關。沒有日本步步進逼,中共根本不可能快速壯大及奪取政權。習近平只提三大歷史事件而不談抗日與救亡只是中共及習近平在自吹自擂而已。

此外,習近平把改革開放說成是中共的偉大覺醒,孕育了偉大「創造」的說法只能說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稍為翻翻報紙或其他歷史資料就可知道,改革開放不是甚麼偉大覺醒,而是中共犯了超過二十年大錯,害死、餓死了幾千萬國民,長期破壞經濟生產以後的「補鑊」行動。五十年代末開始的大躍進餓死了高達三千萬人,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則進一步令中國人一窮二白。

兩次大錯與浩劫把國民經濟弄進計劃與指令的枷鎖中,民眾與企業不能自由生產、交換或消費,生產力與科技大幅度落後,不但及不上美國及西方大國,連四周的後進如新加坡、南韓、台灣也不如。到1978年改革開放前夜,中國經濟可說瀕臨崩潰,中共政權也岌岌可危。為了自救自保,為了保住手上的政權,中共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展改革開放。這可不能算是甚麼覺醒。
顛倒是非 不提西化浪潮港資貢獻
最錯的是,習近平把改革開放取得的成就歸功於中共的英明領導、決心、創意。應該看到,改革開放基本上是中國另一波西化浪潮,是全面吸收西方自由市場體制、現代管理養份以至普世價值的努力。沒有西方(包括香港)的資本與技術,沒有吸取人家先進的發展與管理經驗,沒有讓企業與個人掙脫體制上的束縛各展神通,按公平公開的遊戲規則經營及競爭,中國經濟不可能走出原本的鳥籠經濟,不可能持續高速增長。

事實上中國經濟發展最快、質量提升最高正是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按多邊、自由貿易體系辦事以後。要不是朱鎔基不惜冒「賣國賊」的惡名完成談判加入世貿,中國經濟奇蹟只怕難以實現。

偏偏習近平幾乎絕口不談向西方先進技術學習的重要性,不提普世價值如公平公正透明遊戲規則的貢獻,反而把榮耀功勞全歸共產黨領導,並表明未來的發展將以此為基礎。可是,專政專權帶來的是僵化與因循。中共不斷以政策、指令指揮市場,不住搞「國進民退」只會令經濟變得臃腫,整個經濟體系「血氣不通」,效率低下,即使不跌回五、六十年代的困境也難以再創高峯。習近平的演說顯示,他並不是改革開放的繼承人,而是會耗盡這份遺產的「不肖子」。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