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村上春樹 - 蔡瀾

蘋果日報 2006/05/27 08:00


這些年輕作者,古典文學根基不強,都以看了《麥田捕手》為傲。村上更受美國的費滋哲羅的影響。書中不斷提到他的《偉大的蓋茨比》,費滋哲羅的作品不多,如果是海明威,也許更有深度。費滋哲羅在嚴肅文學中並不偉大,流行小說裏,已覺老土。
當然,性愛的描寫在一九八七年可以說是大膽。和女主角的,多數是口交,真正的只有一次。女配角的同性戀描述也加了進去,最後又和她大戰三百回合。啊,當今作者,把性愛全掉了,可讀性就極低。既然要細述,又不肯撕下面具。來點露骨的,豈非更為真實?
故事鬆散,並非完整,也沒有結局。女主角患有精神病,若要看同類的角色,德國雷馬克的《黑色石十字》更為可觀。
沒性愛的話,看亦舒小說好了。要看生動有趣,或者講憂鬱的,看老一輩的日本作家森鷗外、端川康成、谷崎潤一郎、佐藤春夫和大宰治等人的作品,才真正算得上是一本小說。村上的,一本都嫌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