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蘋論:聯匯制度成了阿根廷的「鴉片」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2/01/07 00:00


阿根廷新政府經過一番掙扎後,終於決定要把國內貨幣跟美元脫鈎,放棄聯繫滙率制度。對於很多經濟學者如克魯明(PaulKrugman)、羅賓尼(NourielRoubini)等來說,阿根廷新政府的決定只是對「必然」的認識而已,因為以阿根廷連續四年衰退、外債過千億美元的狀況,根本連維持經濟運作也有困難,更不要說堅守聯滙制度了。(若果讀者有興趣更了解阿根廷的聯滙制度為何無法維持,大可登上NourielRoubini在紐約大學的網頁,當中有不少對阿根廷經濟危機的精闢分析,該網頁網址為:
www.stern.nyu.edu/globalmacro/ )

所付利息不斷增加
阿根廷聯滙制度的崩潰,遠因近因都有不少,最重要的恐怕還是阿根廷政府把聯滙制度視為解決一切經濟問題包括通脹、生產力、欠債的獨步單方,其他方面的經濟配套措施及改革卻遲遲沒有實行。要知道聯滙制度雖然成功在實施初期吸引大量外資流入,令競爭力不足、國債問題都給掩藏起來,但當債務不斷累積後,要付的利息便不斷增加,政府便只得借入更多短期債務償還欠款及利息,這樣下來不僅推高利率令阿根廷陷於經濟衰退,更讓外國投資者開始懷疑阿根廷聯滙制度的穩健性,因而開始收縮對阿根廷的借貸及投資。當這樣的資金流失漩渦出現後,原本在經濟好景時被掩藏起來的經濟問題便浮現,甚至比原來更嚴重,結果阿根廷經濟便土崩瓦解,聯滙制度自然再也守不住了。也許聯滙制度就像令阿根廷這個「灰姑娘」暫時變成公主的魔法,但現在午夜鐘聲響過,魔法失效了,阿根廷這個灰姑娘便打回原形,甚麼華衣美服、馬車僕從自然都一筆勾銷了。
香港跟阿根廷雖然同樣實施聯滙制度,但香港的財政、經濟基礎遠比阿根廷穩健,經濟的彈性包括工資、租金的彈性也比阿根廷高得多,從過去幾年香港資產價值及工資不斷下調就充分反映了這個現實。因此,阿根廷放棄聯滙制度不意味香港也不能守住這個制度,更不意味港元將因此而受壓。但阿根廷的例子充分說明了一個事實,就是實施聯滙制度很容易掩蓋了實體經濟上的缺陷,特別是當幣值偏低、資金充裕時,企業及個人便像吸食了「鴉片」那樣忘記了困難、痛苦及經濟有盛衰周期,香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空前繁榮正是這樣的產物。

無法承受大起大落
但當「鴉片」的藥力過後,當資金緊絀、幣值偏高時,經濟便像癮君子被迫戒毒那樣陷入痛苦的調整中,資產價格、工資不斷下跌。像這樣的大起大落,阿根廷現在已表明無法承受,香港體質雖然較好,能承受更大的衝擊,但我們真的該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