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孔捷生雜文:嫦娥vs紙老虎 - 孔捷生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嫦娥一號」奔月,忽報行蹤飄忽,與地面聯繫時斷時續,致令愛國者的熾熱情懷蒙上陰霾。其實航天之旅何來輕騎坦道?當年蘇聯首度實現人類飛天夢想,現今太空霸主是美國,這兩家都經歷過無數挫折,遑論尚在「崛起」的中國?
殊不想,嫦娥奔月之星際迷航,卻被「紙老虎上山」的新聞所壓倒。大半個月來,大陸傳媒與網絡都聚焦於紙老虎身上。事情原委──野生華南虎被認為已告絕種,國家建立了六處華南虎保護區,幾十年過去,連一條虎毛都未見過。然而,未能在國家專項資金分得一杯羮的陝西省林業廳,忽報尋得虎蹤。奈何口說無憑,陝西老虎只流於「神農架野人」和「長白山天池怪獸」一類的傳說。於是林業廳懸賞,要拿到實證。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鎮坪縣農民周正龍便獨闖「景陽崗」,華南虎立時踐約現身,不見不散,氣定神閒地讓周農民卡嚓卡嚓拍了七十餘張照片。
當地官員喜稱:這是我們最響亮的名片!林業局馬上掛出「華南虎保護辦公室」招牌。不兩日,連旅遊廣告詞都出來了,「游自然國心,聞華南虎嘯,品鎮坪臘肉」。雖說遣詞造句不太妥貼,但倘若山中無老虎,猴子又怎能稱大王?誰又會知道鎮坪縣及土產臘肉?
不旋踵,訊息分析專家就出來指證那老虎是假的,是一隻沒有立體感的紙老虎。此說還未涉及鎮坪縣有無真老虎,陝西省林業廳就急了,連同「贊助拍攝」的報業集團出來指天發誓:這是真的!
本來要打響本土文化的名號,無論為造福桑梓還是為坐地分肥,總還要出點力氣,起碼「假亦有道」。譬如河南新鄭市在黃帝屯兵馴獸的始祖山建造「華夏第一祖龍」,龍長二十一公里,全部是鋼筋水泥建造,該工程誠屬惡俗,卻也投下六個億大本錢。還有江蘇高郵投資二億,鑄造高達九十九米的堯塑像,共耗青銅二千幾百噸。此外到處都大興土木建造諸如炎帝、蚩尤、神農氏、女媧、倉頡……塑像、廟宇、祭壇,不一而足。
裝點此類偽文物與假名勝,不管怎樣勞民傷財,人家那地頭好歹「先前闊」過,出賢入聖,出將入相,並非虛言。月球上有沒有水源、石油、稀有元素,並不打緊,好歹吳剛、嫦娥在那裏「碧海青天夜夜心」,據說還有一棵長生桂花樹,砸銀子去探測一趟,也值了。
豈知這齣紙老虎鬧劇卻是另闢蹊徑,如同古彩戲法裏的「大變活人」,三兩下子就變出一隻活老虎,幾乎不需本錢,本地的風水龍脈就陡然抖擻起來。這是一個「吹水」時代,是一個騙子與騙術空前昌盛的時代。「上有好焉,下必趨焉」,連國家憲法這一社會契約都是假的,滿天下那還有誠信可言?
以筆者之見,既然山中無老虎,就別再花那份寃枉錢,不如撥款建立「真話保護區」,蓋因在中國真話資源實在太稀薄了。
逢周一、四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