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深圳尋樂防4大陷阱

蘋果日報 2002/04/25 00:00


香港每日有數以萬計男士北上深圳,雖無從統計當中有多少人專程或順道尋歡作樂,但「香港男人一過羅湖橋就變得鹹濕」這句深圳髮花的流行經驗之談,當可反映箇中情況。港客北上尋歡固然可能會付上家變的代價,隨着大陸匪徒的行徑愈來愈猖獗,不少好色港男均曾陷入內地歹徒的色情陷阱,輕則破財,重則連命也賠上。 北上雜誌組
廣東省公安近日偵破兩名好色港客今年一月被大陸匪徒色誘劫殺的案件。本報記者綜合內地公安提供的資料,列出深圳最常見的四大色情陷阱,奉勸港男勿以身犯險。

陷阱1屈錢黨 挾單身漢洗劫
深圳近年多了這類專以「你打傷我兄弟」為名,借故向港客「屈錢」的匪幫。他們多在南國戲院附近揀單身港男埋手,通常兩、三名匪徒一埋身即說:「我們有兄弟昨晚遭人打傷,打人者與你的高度、衣着好相似,你跟我們去讓兄弟認一認。」說罷,即強行將港客挾持上車離去。
這批匪徒多數在巴登街的酒家包房,當港客被帶到後,自然會遭禁錮和洗劫,大部分人留下作監視,只派出兩、三人拿着事主的香港銀行卡往提款;除中銀卡到處有自動櫃員機外,滙豐或恒生卡現時只在建設路新都酒店設有一部提款機,本報記者就曾目擊這類匪徒前往提款的經過。

陷阱2揼骨黨 色誘港人掠財
這類匪幫徘徊於羅湖商業城平台和火車站一帶,專向中年以上港客埋手,以三十元至五十元人民幣揼骨兩小時作招徠。若港客被這些女子的媚態吸引,決定隨她們返香閨,就肯定會成為揼骨黨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以前她們會用軟功,例如帶「羊牯」入房把他們脫下的衫褲掛入裝有暗格的衣櫃內,毗鄰房間的同黨可趁兩人在床上鬼混之際,拆下「活動」櫃牆,伸手入內偷取財物。近年港客不放心銀包安全,除下衫褲後仍手握銀包不放,這些女子無計可施,就乾脆糾黨強搶。
陷阱3路易十三黨 藉名酒宰客
香港以前一些「黑店」酒吧,專門以「屈」遊客飲貴價酒水,藉此要他們支付天文數字的帳單,現時世界輪流轉,今時今日有深圳歹徒便用此橋段來對付港客。他們的手法是派出美少女作餌,騙好色的男士上釣,然後帶他們到指定場所喝酒。男方在酒不醉人人自醉情況下,到底喝了甚麼落肚也不大清楚,到結帳時,店方搬出幾個「路易十三」的名貴拔蘭地空樽來,加上彪形大漢喊打喊殺,「魚腩」港客只好就範,支付天文數字的帳單,當作破財擋災。

陷阱4假公安黨 變相捉黃腳雞
這類行騙手法可說是變相的捉黃腳雞,分別在於衝入單位者並非賣淫女子的丈夫,而是自稱公安的匪徒。他們以掃黃抓嫖客為名,將嫖妓的港客用手銬扣起,除洗劫隨身財物外,更會強迫他們說出提款卡、信用卡的密碼,以提取更多現款。對不依從者,這些假公安會強塞一包粉末入其衫袋,然後指稱這是毐品,鑑於內地法例凡藏有或販賣五十克以上毐品,最高刑罰是死刑,在有理講不清情況下,嚇破膽的港客多會被迫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