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愛國全給人家愛去了 - 李怡

蘋果日報 2007/11/19 00:00


因為《色,戒》,許多人都談張愛玲;因為張愛玲,大家就講胡蘭成──張的「漢奸」情人;因為胡蘭成,就有人談他寫的《今生今世》。在《今生今世》中,胡蘭成自述與張愛玲的感情生活,其中《民國女子》一章,實為二十世紀中國散文佳作,坊間有關張愛玲的傳記,幾乎無一不從《今生今世》中取材。
除了張愛玲,胡蘭成還有什麼?有。今年三月香港出版一本胡蘭成的《亂世文談》,輯錄了胡蘭成在一九四四、四五年發表的文藝雜論,細細讀來,也有不少令人「驚艷」之作。尤其是其中論周作人、論魯迅、論蘇青,都有他的獨到觀察;講《紅樓夢》、《金瓶梅》和中國書法,也各有趣味。他的文字常有靈光閃耀,又能將中國文史哲與國情民俗熔作一爐,在平淡中意含雋永。我們不一定同意他的看法,但能啓發我們思考,從中得到不少樂趣。
文章是在抗戰時期淪陷區寫的。那時的胡蘭成在汪政權任職,被人稱為「漢奸」。不過,所選文章,並沒有「漢奸」味道,反而有許多段文字,在刊出時被刪去,以「×××××」等取代。唯一有點「漢奸」意味的,是其中一段,記他和一個從「中小黨員做到大官」的人閒談,那人勸他「應當愛國,應當革命」,胡蘭成說他「倦怠地答道:『愛國全給人家愛去了,革命也全給人家革去了,所以我只好不愛國,不革命了。』正如魯迅說的:正義都在他們那一邊。他們的正義和我們有什麼相干?」
《亂世文談》的編者是大陸著名學者,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的陳子善教授。他費時數載,多方搜尋,力求還原歷史語境,才編成這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