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80後苦行五子抗野蠻劣政
呼籲周五站出來 反立會高鐵撥款

蘋果日報 2010/01/05 06:00


【記者雷子樂報道】若保不住菜園村會失望嗎?「係會好傷心,之後再諗其他方法囉。」就算有萬人包圍立法會,功能組別、保皇黨就會不做舉手機器?「成功失敗,唔在於議會嗰幾票囉。」五位80後青年,看着高鐵工程把小市民邊緣化、摧毀大自然,還把大陸那套野蠻的發展手段引入香港,今日會發動五區苦行,每行26步一停一跪,呼籲港人,1月8日,站出來反對高鐵撥款申請。
未來四日三夜,學生余一心、陳秉鳳、劉寶珍、音樂人黃衍仁、梁穎禮將雙手緊握種子,以26步一停一跪的方式,在上水、大埔、元朗、觀塘、大角嘴各區展開反高鐵苦行。一段短短26公里的鐵路,何以會激起青年人的不滿,不辭勞苦誓要反對669億元撥款?
應屆中大畢業生劉寶珍指,高鐵的諮詢過程,在政治上徹底將大角嘴、菜園村、荃葵沿線居民邊緣化。中大生陳秉鳳最初只為了保住菜園村,但這一年來,發現高鐵工程問題多多,「9.9萬人乘搭係點計出嚟?舊區老街坊點解冇發言權?點解要用咁多公帑?」27歲的阿禮也有同感,熱愛大自然的他,從來只覺得香港需要多幾條菜園村,「點解要拆?因為起高鐵,咁咪反高鐵囉。總站起喺西九,用高鐵載遊客去,咁搞到西九先係孤島,會同香港市民割裂呀。」
24歲的黃衍仁最看不過眼的是,特區政府為建高鐵,竟將大陸為建設、毀人家財、生命、自然環境的野蠻手法引入香港,「喺大陸為起高鐵,可能已經鏟冧咗好多條村,我哋喺香港可以出聲,責任就更加大。」
本周五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大有可能通過撥款,苦行五子知道,抗爭未必能改變投票結果,但劉寶珍說:「成功失敗,唔在於議會嗰幾票囉。好多市民都會覺得,呢幾票(功能組別)唔代表我哋,可能咁(議案通過)先係真正開始。」即使有朝一日,菜園村難逃清拆厄運,陳秉鳳說不會灰心,「係會好傷心,之後再諗其他方法囉。」
新一代熱愛香港,為公義,他們一時包圍立法會、一時到羅湖橋爭取釋放劉曉波,令「80後青年」成為2010年的「新聞潮語」。余一心笑說:「我哋冇夢想,就唔會有行動。」經歷過保衞天星、皇后碼頭的「失敗」,黃衍仁說仍不會放棄,投身社運,是不忍看着香港的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不斷被侵蝕,「就算有咗普選,都會照舊關心社會,因為追求民主,係在於自己參與。」
余一心 身份:18歲、學生
曾參與社會運動:闖關投案要求釋放劉曉波
反高鐵理由:中港交通極之方便,不須天價高鐵

陳秉鳳 身份:21歲、中大學生
曾參與社會運動:加入菜園村支援組
反高鐵理由:保衞菜園村、政府欠諮詢、經濟效益成疑

劉寶珍 身份:22歲、應屆中大畢業生
曾參與社會運動:千人怒撐菜園村、反對中大清拆烽火台
反高鐵理由:工程假諮詢,政治上邊緣化了大角嘴區等小市民

黃衍仁 身份:24歲、從事音樂、設計工作
曾參與社會運動:保衞皇后碼頭、闖民建聯搖滾音樂會抗議夏韶聲等
反高鐵理由:不滿大陸化的野蠻建設手段殺入香港

梁穎禮 身份:27歲、音樂人、FM101成員
曾參與社會運動:闖關投案、闖唐英年官邸抗議「垃圾政改」等
反高鐵理由:熱愛大自然,覺得香港要有多幾條菜園村

資料來源:上述各人

前輩助陣 感動50後出山撐場

80後年輕人靜謐專心地「行行重行行」,感動了一班50後、60後的文化界和學界前輩,今天出席五區苦行開步禮。人到中年有人盡力苦行四小時以示支持,但有人怕體力不支,只以吶喊撐場。
文化人陳雲近年鮮有直接參與社會運動,今日破例「出山」為80後助威。會否參與苦行?陳雲笑說:「未必頂得住。」他指年輕人反高鐵的價值觀,如要保住田園生活、保育舊區、不想跟大陸過份連接等,文化界一直支持。苦行就算扭轉不了財委會投票結果,也能凸顯功能組別「係咁乞人憎」。
社福界張超雄、獨立電影導演崔允信、文化人馬家輝也會加入苦行行列。中大教育學院副教授蔡寶瓊因腰痛未能上陣,四小時苦行的使命將留給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教授梁旭明。蔡寶瓊說,苦行有靜化、修行意味,具東方文化特點,相對於較悲情的絕食,更能感動人心。
本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