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不走的記憶 - 盧峯

蘋果日報 2009/12/20 00:00


究竟甚麼人會在夜半三點鐘到奧斯威辛集中營偷走「ArbeitMachtFrei」這個牌子呢?
前幾年到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納粹集中營遺址時拍的第一張照片就是閘門上的那個有點殘破的標記牌──「ArbeitMachtFrei」(Worksetsyoufree勞動帶來自由)。這樣做倒不完全因為標記牌就在集中營的入口處,也因為標語充滿了黑色悲喜劇的味道,充滿了極權者指鹿為馬的氣味。
從閘門走進營區的人不管是政治犯、共產黨人、猶太人、同性戀者、吉卜賽人……每天五時多就要起牀列隊然後勞動,十多小時後才有機會休息。只是這樣的勞動帶來的是無盡的疲累、苦痛、疾病與死亡。一百個在標語下走過的囚徒,只有兩三個能存活,其他九十多人不是過勞致死就是被納粹黨徒隨意虐殺、槍殺。極權者所謂「Frei」(自由)只有死後才能得到!
超過一百萬個無辜的人從這個標語牌下走向死亡,他們的寃魂可是盯着牌子的;他們的照片,就是那些穿着垂直間條的人的照片,一一掛在牌子旁邊的幾幢破舊紅磚大樓內。偷牌子的人只要看過照片,只要看過他們那雙無助的眼睛,恐怕下不了手。
二次大戰後期戰況逆轉,蘇聯紅軍及美英聯軍兩面夾擊,納粹黨徒為了掩飾惡行,為了不留活口,逼尚未被折磨至死的囚徒在寒冬中徒步退到其他地方,大批囚徒在路上凍死餓死。他們又在部份營房、毒氣室、實驗室、焚化爐埋下大量炸藥,把設施炸的七零八落,希望消滅證據。
可是,屠殺百萬人的證據委實太多太多。每個受害者的皮箱、眼鏡、牙齒、頭髮都成了不可磨滅的證據。
今次偷走「ArbeitMachtFrei」牌子的人想的也許跟納粹黨徒一樣,就是要消滅歷史傷痕。還好,這塊牌子及它象徵的悲劇已刻在無數人包括我的相機裏、記憶裏,是磨滅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