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探針:瀕臨絕種的「老同志」 - 孔捷生

蘋果日報 2009/08/17 00:00


「老同志」談話蕩起層層漣漪,筆者便要說說另一位老同志──楊尚昆。記得蔣彥永醫生上書為「六四」正名,提到一九九八年他到楊尚昆家,滙報自己去台灣與堂兄蔣彥士見面的情況。隨後蔣醫生說起六四,問楊尚昆是否願意聽聽他的意見。楊說願意。蔣醫生便將當時身為三零一醫院外科主任處理傷者的親眼所見如實奉告。楊表示:六四事件是我黨歷史上犯下的最嚴重錯誤,現在他已無力去糾正,但將來一定會得到糾正。
蔣醫生上書後即便隔離審查,其間被反復盤詰的就是楊尚昆談話,有證據嗎?蔣醫生不同於趙紫陽的治療師,他沒有留下錄音,於是成了他被「組織處分」的重要理由。直至最近,據楊家後人披露,楊尚昆確有「家庭遺囑」錄音,內容大致有四條──
其一,我從布爾什維克青少年到國家主席,一生非常榮幸,楊家要永遠忠於黨和國家,後人不要從政,不要經商;其二,「三個代表」是垃圾論,不是出自楊白冰,是我說的。「三個代表」絕不能放入憲法,也要盡快從黨章中拿掉;其三,六四是我黨歷史上最大寃案,我雖然只好服從老爺子意向,但也負有責任。我已多次向組織表明,平反越早越主動;其四,趙紫陽很不穩重,六四之前,我多次向他轉告老爺子、陳雲、先念、王震的不滿,特別要他遠離那些「智囊」,他聽不進去。六四之後,我和萬里同志建議用處理耀邦的方式,給他保留政治局位子,他卻要個人的歷史清高,使得我們沒法平反六四。
別的先按下不表,至少證明蔣醫生轉述楊的話,確有其事。楊尚昆是莫斯科中山大學「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青少年時就獻身中國革命。烽火年代和建政後嚴酷的政治生態,致使無數革命者的理想被絞碎、被蒸發,仍堅執自由民主初衷的人相繼陷於滅頂,倖存者有的被徹底異化,有的選擇沉默與順從,但到了解脫羈絆的暮年,生命中陰燃不熄的精神元素總會迸發出火星。李慎之、陸定一、于光遠、杜潤生、李銳、胡績偉、李昌……都是這樣的老同志,如今楊尚昆的遺囑和流傳網絡的〈老同志談話〉亦為例證。
令人浩嘆者,共產黨裏這樣的老同志越見凋零,後六四人事清洗,以及悠悠二十年江胡兩朝更迭,劣勝優汰的逆向篩選令官僚層充斥着鑽營、諂媚之徒,滿目是忠順奴才和沒有理想沒有操守的機會主義者。
中國遠非富國,卻擁有世界上最富有最強大的黨和政府,這和當年提着腦袋投身革命的楊尚昆們不同,此際投效共產黨的俱是「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早期共產黨發誓要蕩滌淨盡的污泥濁水,今日其惡其臭百倍於舊中國,黨章的終極理想和憲法的莊嚴承諾,從黨員到群眾誰還相信?誰還記得?
等到這一輩蠅營狗苟的黨官徐徐老去,他們當中還會出現毋忘理想、仗義執言、秉筆直書的「老同志」嗎?想想就為中國覺得悲凉,更覺可怖。
孔捷生
逢周一、四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