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赤貧真人騷 大學生乞食瞓街

蘋果日報 2013/07/13 05:20


我叫阿駿,港大醫學系二年級學生,我想說冇人喜歡「食人哋口水尾」,我亦不會無端端去嘗試,但參加今次體驗計劃,突然發現食二手飯並不是那麼沒面子,至少比向食店乞討,更能保住尊嚴。
當日我連續去了十間食肆討食,遭其中九間拒絕;直至走近一間麵檔,低着頭問一名穿圍裙的女店員:「唔好意思,呢排返唔到屋企,有冇唔要嘅嘢可以畀我食?」
她聽了後安排我坐在貼近門口位置,問我想吃甚麼,我一再表示:「我冇錢,食咩都得」她沒有說甚麼,只在單據寫上22元,然後把一碗雲吞湯麵放在我面前,之後再把22元現金放在碗旁,我當時意會到,她怕我吃完離開時會被人誤會吃霸王餐。
當我把麵吃完時,女店員走過來把50元塞進我手裏,並說:「有人幫你搞掂咗張單,你拎埋嗰22蚊快啲走啦!」我不肯收,但被她推出店外,我握着72元,滿臉通紅,不知道面子放在哪裏。
善心人施予本來是值得感激的事情,但我感覺自己似乞兒,那種羞恥刻骨銘心,甚至有念頭想從今以後不要再經過這條街。
我感到羞恥的,並不是連續被九間食店拒絕,而是吃着食店給你的飯時,感到自己已喪失尊嚴。當人沒有尊嚴,人生便沒有更低的底線。活動完畢後,記者把一碟食剩的碟頭飯及乞來的食物放在我面前,我毫不猶疑選擇二手飯,至少我不用乞討。對露宿者來說,他們亦有尊嚴,我理解他們為甚麼去吃二手飯。我希望自己能透過今次體驗,學會以露宿者角度理解他們的行為,希望幫助他們有尊嚴地生活下去。
我叫葉浩欣(Jo Jo),中大心理系一年級學生,從小到大,我甚少向別人討零食吃,更遑論乞求一餐飯,這次以一個露宿者身份嘗試乞食,開始時我已「百發百中」,可能食店老闆店員見我年紀小,都無條件施捨食物,但我沒能完成計劃中的十間食店,因為討完三間,我已無勇氣再開口。
記得走入一間茶餐廳時我問老闆:「我冇錢又冇地方住,好肚餓,有冇食剩嘅嘢畀我食?」他聽了,不是去找剩飯,而是拿出一碟熱騰騰的豆腐火腩飯及熱湯放在我眼前,其後又主動幫我「打包」取走。那一刻,我覺得好愧疚。
我深覺拖欠別人一個人情,日後無法清還,如果再要我進去乞討多一次,我寧願執拾在快餐店食剩的食物,至少不用再開口,也不用再編一個謊話解釋或博取同情。
那種欲開口卻難以啟齒的感覺,令我明白露宿者的需要總會被忽略,他們同樣怯於向食店開口乞討,結果餓着肚子,卻無人能幫得上忙。
有料放?想收料?入嚟【蘋果互動】啦!
【蘋果互動】是蘋果日報與讀者緊密互動、放料及收料的聚腳地。
http://fb.com/AppleDaily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