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警是幌子 衝擊法治是目標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鍾劍華) - 鍾劍華

蘋果日報 2017/02/21 00:00


七警案是整個佔領運動中標誌性的事件,有其獨特的背景和處境因素,但涉及的法律問題其實是十分基本的。有執法的警務人員違反紀律,也違反法例對警務人員的權力限制,把被制服的人士拖到暗角施以私刑。這不是赤裸裸的罪行,是甚麼?
裁決出來之後,有一些團體及組織高調跳出來撐七警,又提不出有說服力的理據,只是歪理連篇,甚至有一些已經是「幫會邏輯」。有前警務人員說,「警察不打人便做不了事」,有現役警員及警隊組織的代表以前說過示威者被打是「先撩者賤」,現在又說「警察受到挑釁和侮辱時,好難守法依程序」。對於這些歪理,警務處長是否有必要出來澄清,究竟所謂專業水平甚高的警隊,是不是能夠接受這樣的行事標準?
警務處長模稜兩可的回應實際上鼓勵了不負責任的言論。處長作為近三萬警員之首,回應時難免要考慮警隊士氣,但專業的警隊是不是會因為有幾位警員不守紀律、違反法律而覺得士氣受影響?看來對士氣最大影響,應莫過於有個別同僚違紀違法,破壞了警隊的聲譽和社會威望,令警隊蒙羞。把這件事只看作「士氣」問題,是看扁了香港的警察,倒不如檢討一下是不是管理上出了問題。
圖改變香港三權分立
面對近年因政治引起的爭拗,北京當局不但沒有扭轉過左的做法,反而更強力地「管控」香港,並視其中一個最主要阻力是獨立的司法系統。因此,意圖改變香港三權分立現狀,在近幾年由暗變明,變本加厲,除了得到部份當權派支持,一些本地政治組織及建制派人物,都在覬覦可乘之機。
七警事件正好為這種意圖提供一個着力點。所以,那些出來撐警的組織及人士,便漠視七警行為明顯越了界這基本事實,只着眼於法庭的判刑對警隊士氣的影響,也把焦點轉移,惡意攻擊海外法官。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種行為雖然在香港人眼中只是噪音,但反映了部份建制派人士及極左陣營的觀點,甚至十分符合國內某些集團的看法。有時令人懷疑,香港政府是否是在作出配合,因而往往未能對這些明顯違反一國兩制的言論及做法作出有力的反駁。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的評論員文章便露出了尾巴。文章認為,法官在裁決上吹了個「偏哨」。文章將「裁決將產生實際政治後果」作為質疑的理由,認為「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甚至說「香港的法治體系延續了殖民地的色彩,並沒有像香港政府一樣建立起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忠誠」,從而認為「背離了法律的基本精神」。
其實,文章的論述邏輯偏頗,其論述的法理原則,也根本不是一國兩制、維持香港司法體制及海洋法精神的原意。這一種說法如果可以成立,那是要把香港的司法體系的獨立性推翻,改變為極權政治體系內司法為政治服務的那一套。這樣的發展一旦成為事實,香港也就不再是一個國際城市了,一國兩制也就不用再談了。
這一種以破壞一國兩制、摧毀香港為目的的言論,特別值得我們關注和警惕。警隊中個別人士對判刑如何影響士氣自有其看法,但裁決是否符合香港法例的精神,七警的行為違紀違法也是清楚不過的。香港政府的領導班子及警隊的一哥,如果仍然尊重香港現行的司法體系,認同這是香港安定繁榮及體現一國兩制的主要組成部份的話,便沒有理由繼續對這些撐警歪理及幫會邏輯保持沉默,甚至似乎是要以不着邊際的回應,來鼓勵這種言論。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