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弄先生返璞歸真 - 蔣芸

蘋果日報 2011/09/20 00:00


對現實生活迷惘、無奈、無力,影片中的劇作家之所以會情迷午夜巴黎,愛上下雨的花都大街小巷,且愛雨中漫步,愛到準備長此定居,寧願在半醒半夢如真如幻的境界中神交故人,無非是一種對現狀的不滿與逃避。
一段岌岌可危的基礎未必穩固的婚姻,他難道看不到自己的將來?從未來外母身上已經可以勾畫出未婚妻這一位在中產勢利現實氣氛中培育出來的女子,劇作家當然是敏感的,那一定不會是他所要的生活,在巴黎更清楚的窺探到自己的內心,原來對靈性唯美對藝術對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那麼嚮往,那麼魂牽夢繫,現狀變得太不能忍受了。
他一心想寫小說,然而只有劇本才有市場,才有讓他維持中產的生活條件,也許未婚妻與外父外母等人勉強可以接受他的也正是這樣,只要看那老女人自以為有格調有品味老嫌他cheap的那一副嘴臉,過去、現在、將來,什麼都明白了。
美國加州,巴莎汀娜、馬里布,所謂上等人的區域,他們所過的生活,自以為對藝術、對畫作、對傢俱對酒種種品味無所不知,每事皆曉,而實際上卻如行屍走肉,蒼白可笑的另一種俗氣。你看那位賣弄先生的表現;通俗才子與真正的藝術家大文豪,千山萬水的距離豈止從加州到巴黎?
他所諷刺的人物更像是在自嘲,荷里活歲月中他是大贏家,名與利,情場上的無往不利,老中青一網成擒,劇裏劇外的荒謬人生。走到今天這樣的時刻,情迷午夜巴黎回歸那個不曾趕上的世紀年代,也許是他對人生另有一番感悟頓悟之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