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關於我們

過敏 - 衛慧

蘋果日報 2002/01/04 00:00


在紐約,本人皮膚已是第二次過敏。
第一次水土不服,最近這第二次是吃日本的生魚,加上客廳裏的鮮花有花粉,還有就是睡眠不夠,我自己的分析就是這樣。(不比任何一位美容顧問差吧)。
事實上,過敏的前一天,我剛去過美容沙龍,老闆娘是個保養得很不錯的香港女人,熱心、自信,可惜對我的皮膚的判斷似乎過於自信,我以前遇到的美容顧問都說我是敏感皮膚,她卻一秒鐘之間推翻那個結論,說是delicate,不是sensitive。
她手下的女孩做facial的手勢很不錯,用的料也很好,都是從巴黎進口的護膚品,因為她說:「紐約太乾,日本的護膚品不夠rich、不夠油與水分,適合上海與香港,不適合紐約。」
姑且聽之。
第二天,我滿臉發紅地去找她,她似乎有些不自信了,但還是要面子,於是隨便編了一個理由解釋我的過敏,並一口咬住我就不是敏感(sensitive)皮膚。
我不與她爭,只請她再想法找些配方,補救一下。不知是成熟了還是老了,有時知道對方在玩甚麼把戲,我卻不去揭穿,留些餘地罷。
今天是聖誕前一日,晚上一定會很熱鬧,我不會化妝,不能吃海鮮,就過個樸素的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