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貝多芬的長周末 - 陳也

蘋果日報 2005/12/21 00:00


終於捱過了灣仔最長的周末(真正是longweekend灰色星期六!)警民舒一口氣。警方沒有使用「零容忍」策略,動用的武力級數,開玩笑講,甚至遠比房署破門驅逐住戶來得輕!(門沒有破,反而遭示威群眾衝破防線,警棍丟失,鐵馬被搶,灣仔內外,陷於癱瘓)。催淚氣體當然很厲害,但習慣空氣污染指數經常處於超標狀態的香港市民,壓根兒不會當一回事。醫生建議吸入氣體的市民去照肺,實在低估市民的「應變」能力。警方克制,農民忍讓,雖然最後以拘留方式結束示威活動,搞足一晚才將九百人「送官查辦」,有點「論盡」。可是世貿舉辦的一星期裏,警隊表現,有板有眼,可算是「超英趕美」,沒有像美國軍警,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大打出手,強弱太過懸殊,以大欺小的惡警形象,從此深入國際民心。
警方絕不姑息暴徒,農民的「暴烈」,其實程度有限,照計應該像陳日君說的,能當機立斷,即場拘捕用木條襲警和推倒警車的示威者,將「過度亢奮」的極少數與載歌載舞的大部份區分開來,拘留人數愈少愈好。不過防暴警察疲於奔命,連番失守,顧住對會展最後防線的把關,很難「分神」鎖人。農民團隊剛烈,一旦少數人被扣,有可能刺激其他團隊,挑起自殘的鬥心。警隊與農民在語言障礙下,溝通隨時出錯,萬一有人自焚自戕,「鎮壓」行動,馬上就會有「汕尾化」之險,到時才真是香港之恥,在外國傳媒狠批之下,曾特首哪裏還敢公開慰問平亂步隊。警隊一哥這次沒有向農民播貝多芬,但他有應變第二第三甚至第五方案,不讓警隊淪為暴戾執法機器,靈活過又攬又錫硬銷五號報告的曾蔭權。